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七章 仙子落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神出古异     书名:十方乾坤
    “尊……尊上……”

    紫鸢脸上一怔,尽管她听不懂这神魔的语言,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此刻来自神魔眼中的这股杀意,看来这神魔只让尊上一人离开,而要杀了自己。

    就在这一瞬间,神魔眼中忽然朝她射去两道恐怖血光,但也是同一瞬间,萧尘几乎一刹那便移至了紫鸢身边,伸手将她带往了别处,躲开了神魔那两道血光。

    “汝……要护她?”

    神魔的声音变得低沉,眼神也更加寒冷可怕了,两道血光,充满了杀机。

    萧尘将紫鸢护在身后,看着他道:“她既是我的人,那这世上,能够决定她生死的人,也只有我,不管阁下是神也好,魔也罢,都无权决定她的生死……”

    “尊上……”

    紫鸢微微一颤,刚刚生死就在一瞬之间,到现在,她的手还被萧尘紧紧抓着,但她也能够感受得到,萧尘此时一颗剧烈跳动着的心,他并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

    “哈哈!好……好!”

    神魔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冷沉沉道:“汝若是执意要护她,那便一起留下,此处乃是吾之领域,汝当如何离去?”

    萧尘道:“方才倒是阁下提醒了我,在我体内,有着三尸魔,我虽无法逃离阁下的领域,但三尸魔却一定能,所以……若是我令三尸魔爆发,彻底将我吞噬,阁下以为,如此能否冲破你的领域。”

    听闻此言,紫鸢更是一怔:“尊上……”

    “嘘,不要说话。”

    萧尘立即向她传去一道神念,他此时看上去镇定沉稳,但其实一颗心像是要随时跳出胸膛,此刻他的目光,与神魔对视着,一动也不动。

    “哈哈,好,好!”

    神魔的目光,一下变得冷厉了起来:“既然如此,吾便打开领域,给汝三息时间,三息之内,若是汝能够带她逃离此处,便也罢,若是未能逃离,汝之二人,皆归于此。”

    听闻此言,萧尘再不犹豫,瞬间带着紫鸢往天上冲了去。

    “一息!”

    几乎一刹那,萧尘便已带着紫鸢飞离了神魔的身体。

    但见天上层层黑云笼罩,那是神魔的禁制,萧梦儿之前突破这层禁制,乃是祭出毕生仙元之气,可他要如何带着紫鸢逃离出去?

    “二息!”

    神魔的声音回荡在渊谷里,萧尘已没有时间再作考虑,瞬间带着紫鸢往那层层黑云密布的天上冲了去,但当冲上去的时候,已经听见了身后神魔的声音:“三息!”

    三息已至,神魔大手一身,顿化千丈掌影,一下朝两人抓了去。

    此处乃是神魔领域,任何人也难以逃离,就在这一刹那间,只见萧尘两指往眉心一点,竟引出那道神魔之识,化作一道神魔之影,瞬间攻向了神魔抓来的千丈掌影。

    “轰隆!”

    一声巨响,顿时震得天崩地裂,那云层翻涌不止,就在这一闪即逝的瞬间,萧尘将毕生功力催至极限,无论是九阴九阳玄功,还是天书残卷的功法,亦或是玄青道法,此时尽集于一身。

    只见他用尽毕生功力,一掌向那天上的神魔禁制打去,“轰隆”一声,终于破开一丝裂痕,这一瞬间,他便带着紫鸢展开瞬步乾坤,逃离了出去。

    整座渊谷,又逐渐恢复了平静,神魔看着天上缓缓聚拢的黑云,自言自语道:“如此快,便能以吾之赠予,攻吾之身,汝辈……很强……吾将在此永归于幽寂,盼有朝一日,汝能解开自身迷惑……”

    慢慢的,神魔又闭上了双眼,神魔意识,也开始再次游离体内,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

    再说萧尘和紫鸢,两人瞬间从那地底的小幽冥里逃了出来,来到一座不知是哪的幽谷,只觉光线有些刺眼。

    也难怪,之前两人一直身处那不见天日的地底深渊,此时乍见阳光明媚,草木芬芳,竟有种忽然从幽冥回到人间的感觉。

    只是此地已经逐渐有了一丝冥界气息,看来潮汐将要结束了,二人必须尽快想办法出去,至于幽泉之眼,这次大难不死已是极为不易,幽泉之眼只能暂时作罢。

    “尊上……”

    紫鸢脸色兀自有些煞白,又见萧尘额上全是冷汗,方知刚才殊为不易,倘若出了一点意外,那么两人此时所在,便不是这人间黄泉谷了,而是那地底黄泉幽冥。

    “无妨……”

    萧尘拭去额上冷汗,他只是功力消耗过大,此时须得尽快恢复,不过这一瞬间,他又感应到了眉心处的神魔之识。

    此神魔之识乃是刚刚神魔的馈赠,有着极强的上古神魔之力,并不会侵蚀于他,只是会否引起三尸魔的异变,这倒是未知,究竟是福是祸,现在他也说不清楚,但想如今已经这样了,事情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索性,他便打消了心中疑虑,就地盘膝坐下,说道:“我刚刚消耗过大,紫鸢,你助我运功,尽快恢复功力。”

    “好……”

    紫鸢更不多言,立刻坐在他的身后,双掌往他背上一贴,助他运功恢复功力。

    此时大约已是晌午将至,而这里应是黄泉谷的深处,距离来时的出口有多远,现在他也不清楚,但他功力尚未恢复,这般贸然出去的话,无疑会更加危险。

    而萧梦儿也不知去了哪里,三天前,她应是已经逃离出来了,而且那下面虚空异常,她逃出来的地方,应该不是这里,因为这里,并没有留下她的一点气息。

    时间慢慢过去了两个时辰,其时暮色将至,幽谷里渐渐变得昏暗起来,萧尘功力已恢复六七成,就在这时,忽然感应到一道气息从谷外逼近,瞬息间已不足百丈距离。

    紫鸢自然也察觉到了,脸上一怔:“是她!”

    果然,一道人影忽然闯入谷中,但瞧那人白衣飘飘,脚踏仙莲,手握拂尘剑,不是别人,竟是萧梦儿。

    只是此刻,她看上去似乎没有那么仙气飘飘了,反倒是衣襟上沾了鲜血,连嘴角,也还有一缕血迹未干,苍白的脸色,更是看得出来,她此时受了重伤。

    似乎此刻,她也很意外,竟在这里遇见了萧尘和紫鸢两人,还真是冤家路窄,周围的空气,立时像是凝固住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