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09 不算成功的鸿门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金元宝本尊     书名:捡漏
    这些绝世重宝也拿到了合法手续可以光明正大在八月八号那天卯足劲开启印钞机搂钱模式。

    新闻发布会所引发的轰动效应实在太大。东桑这边几乎全国炸锅。

    几个小时之后,东桑各个博物馆馆长终于走到一起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多位馆长拿出了丧乱三贴、三日月宗近、真龙标本、委奴金印各种物品,庄严向全东桑同胞宣布。

    国宝都还在家里放得好好的。一件都没有遗失。

    至于三神器太过特殊,伏见宫大祭司只是说了一句神器安好四个字便自不做任何回答和解释。

    东桑的发布会上,所有高层出奇一致的一个论调,不对金锋所持有的那些物品做任何评论。并且都承庄严承诺不会在八月八号那天出席香江博物馆的拍卖会。

    网上的口水大战随后开打,双方都说自己的东西是真的而指责对方的东西是假的。

    扯皮的事越扯越火爆,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要做过一场。把双方持有的物件都拿到一起,请全世界的专家们共同评判。到底谁才是李鬼。

    就拿清明上河图来说,光是北宋版本的就两个,并且都是张择端的。这两个其中一个曾经还被乾隆皇帝当做是赝品。

    光是在国内被冠名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有好几幅,分别在故博、天辽和一分院。三幅画的尺寸都完全不一样。

    而在国外的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那就太多太多了。

    反正这些清明上河图到底那幅才是真的,到现在也没个准确答案。就连夏鼎在的时候也没说个清楚。

    吵得最凶的还是八咫镜和勾玉、紫檀五弦螺钿琵琶、唐大刀、丧乱三贴、三日月宗近、红白芙蓉图这些国宝。

    他们在东桑那边传了一千年多年都没有出现过岔子却是在现在冒出一大群的孪生姐妹来,这叫整个世界都无所适从。

    网上的争吵兀自在继续,而丝毫没影响到线下。

    对于真假问题,金锋并没有做任何过多的纠缠。把这批东西以张学良宝藏的名义洗白才是自己最大的胜利。

    今天这个鸿门宴准备得有些仓促,在有些细节上涉及和铺垫上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如果按照金锋标准来评分的话,最多也就七十分。

    按照计划,这场大戏将会在十三天后的七月底在魔都举行。届时会有众多世界级的大咖过来。他们会对这些珍宝做肯定的鉴定,直接将东桑逼到悬崖边,自己跳天坑。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最终,金锋还是把这场世界大片改成了小小的鸿门宴。

    目的,只有金锋自己知道。

    在对付东桑这块上,金锋三番五次的不顺,仿佛冥冥中总是有人跟自己作对阻挠自己。

    更像是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力量在阻止自己。

    下午陪了赵老先生张家恺雨中饮茶风里听琴,又在风雨中坐上电动车走了一圈夏鼎故居。

    晚上就在德胜楼老店请了赵老先生父子俩用餐,晚上再给两位接到四合院安住。

    小六子的遗物遗宝也在今天正式画上了句号。

    这件事其实早在过年以后就应该了结,金锋却是迟迟不动,只是为了等着拿到了东桑国宝之后再请赵老父子俩过来一起开宝,顺便洗白。

    虽然从拿到小六子遗宝那天开始就在步步为营的算计,但还是逃不过老太爷的捉弄。

    逼不得已把这批宝藏提前拿出来和张家联手做局。金锋同样有自己的苦衷。

    金锋只是希望,接下来的事情能成功一半。

    白天有众多老货陪同,还有聂建赵庆周刘良一帮子大佬接收赵老的捐赠,晚上刘良几个大佬也主动宴请赵老先生父子俩。

    直到回到四合院,刘良聂建安排了今明几天的行程告辞之后,金锋和赵老先生父子俩才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在火努努岛遭遇海啸导致陈容的惊云升龙图、双龙图和龙戏珠图永沉太平洋。

    这笔损失不可谓不大,赵老先生听说之后也颇为惋惜。

    小六子的遗宝赵老先生一件都没拿,倒是张家恺拿了二十二件一等一的好东西。

    涵盖了青铜、瓷器、字画四大类,价值都在张家捐赠给神州的器物之上。

    把这批文物的手续递交给张家恺,金锋也完成了故人的遗愿。了却了前世今生的一段缘法。

    当然,张家分到的可不止这点物件。按照当初的协议,金锋还需要补给张家九十亿神州币。

    这,是该给的。该给的金锋不会欠谁一毛。

    当十张不同银行的支票递到赵老先生手里的时候,赵老先生却是没有丝毫的激动。

    作为曾经拥有神州半壁江山的小六子的唯一的种,赵老先生对钱已经失去了兴趣。

    毕竟,他已经是九十高龄的老人。钱对于他来说,无足轻重。

    拉着手跟金锋说了老半天的话,赵老先生沉沉睡去,眼角出依有泪珠滚落。那是了却人生遗憾的欣慰和喜悦。

    悄然关闭房门,再回头过来。

    听窗外,有风来,隐约能听闻见花开。

    古老的屋檐下,雨滴滴滴滴落在天井,昏黄的孤灯照着长长的走廊,萧索无尽。

    开了两瓶好酒跟张家恺就在那屋檐下就着夜雨对饮。听着雨打芭蕉,闻嗅着夜来香淡淡的芬芳,不知不觉已是深夜。

    九十亿的支票赵老先生没有收,但金锋却是给了张家恺。

    身为第一帝国在东桑的巨佬级人物,张家恺在看到这些支票的时候很是纠结。

    “收下吧。这本就是属于你们张家的东西。就当你爷爷补给你的压岁钱。”

    压岁钱三个字出来,张家恺倒也释然,眉角舒展间心安理得将支票揣进包里。跟金锋重重握手。

    两瓶酒下肚,张家恺倒是越喝越清醒。毕竟长年累月在核动力航母上指挥的人,酒量必须刚刚的好。

    1877年第一帝国的白兰地下肚,张家恺的话也多了起来。主动问了自己爷爷和太爷爷当年的一些情况。

    金锋也给他讲张作霖和小六子曾经的一些趣闻轶事。

    张作霖在当时那样复杂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并且做到全国第一。一代枭雄当之无愧。

    “你太爷爷胡子出生能挣下那一份泼天产业除了际遇之外,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本事。”

    “还有他流的血!”

    “我们神州五千年来,最认同的,也就是血脉。”

    别了张家恺,金锋在风雨中回到老丈人家古典别墅。

    曾子墨已经睡去,金锋却是开始打起了电话。

    三天以后就是龙虎山大战。到目前为止,自己依然没有任何胜算的把握。

    所有的阴谋诡计在三天后的龙虎山大战中全部都行不通。

    自古华山一条路,这一战,只有硬拼硬抗。拼到底,扛到死。

    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张思龙一个人身上。

    成败萧何,也就是他了。

    事情忙完回头凝望,床上的子墨睡得正香。温柔的灯光漫洒间,那张夏日荷莲的玉脸依旧带给金锋最深沉的痴迷。

    比雪花还要清纯的香味充斥着鼻息,爱恋疯狂的滋长。

    曾子墨的神经毒素虽然早已清除,但那灼心摧肝的痛苦却是无情撕裂金锋的九转回肠。

    没人能够想象得到曾子墨当时受到的伤害有多重多深。就算金锋当年剖开自己那种痛苦也无法企及。

    到现在,金锋都无法忘记曾子墨扭曲狰狞痛到骨髓的狰狞和惨叫。

    这么个兰心蕙质的月宫女神,他们,怎么就忍心下得了这么重的毒手。

    他们,还算是人吗?

    在金锋的心里,还保留着一个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