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四章 动了杀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秦奋管悦彤     书名:我的爷爷是首富
    原来,宁秀秀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

    这学期系里安排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集体出来实习,每个实习酒店里有个带队老师。

    宁秀秀这组实习学生,由一个30岁出头的男老师带队。男老师姓王,身高体壮,长的也不赖,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强项是标枪。

    这个男老师是学院的办公室副主任,不教课,管一些行政和后勤杂事。

    在学院里,大家都传言,这个王老师能留校并混到现在的位置,因为他娶了一个校领导的残疾女儿。

    王老师的老婆比他大三岁,小儿麻痹导致腿脚不好,人长得也很普通。

    去年,系里一个漂亮女孩中途辍学,风传就跟这个王老师有关。

    宁秀秀告诉宫旭,实习这两个月,王老师对她挺照顾,但没表现出其他特别的东西。圣诞节这天,因为实习马上结束,酒店方请所有实习生吃饭,大家为了跟酒店处好关系,给以后找工作留条门路,不管男生女生都喝了不少酒。

    宁秀秀因为跟宫旭说好了毕业一起去杭州,没打算留在四川,就没怎么喝。王老师说这样不行,承蒙酒店给实习机会,得跟经理好好喝几杯。

    宁秀秀不胜酒力,先回了宿舍。没一会儿,听见门声,她以为是同宿舍的女生回来了,抬头看,却是王老师。

    看见靠在床上看电视的宁秀秀,姓王的二话不说,就扑到床上,撕扯宁秀秀的衣服。

    宁秀秀大声尖叫,不停喊着“干什么,你干什么?”拼命反抗。怎奈王老师力气太大,不一会儿就把宁秀秀扒了个溜光。

    宁秀秀用指甲挠他,王老师伸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宁秀秀嘴角见血。

    见宁秀秀似乎被打蒙了,王老师狰狞地说:“整个学校,我看上的,还没有吃不到嘴的。”

    眼看对方就要进入自己身体,宁秀秀突然抓起枕头底下的遥控器,狠狠砸在王老师太阳穴上。

    王老师“哎呀”一声倒下,宁秀秀顾不得别的,胡乱抓起一件衣服,跑出了房间。

    慌不择路的她,衣不蔽体地一路跑到酒店大堂。

    事情盖不住了,闹到了学校。

    宁秀秀原以为学校会给自己一个公道,却不想,王老师反咬一口,说宁秀秀为了工作,实习期间蓄意gouyin他,因为没要到好处,故意设套陷害他。

    最无耻的是,王老师知道宁秀秀手里没什么证据能告倒他,就让他老婆给宁秀秀打电话,以他老婆名义约宁秀秀见面私了。

    宁秀秀去了,结果跟他见面的是王老师,王不仅对她语出威胁,还动手动脚的。王老师威胁宁秀秀,如果不让他得逞,就把跟酒店要到的视频放到网上,让全国人看看衣不蔽体的宁秀秀。

    宁秀秀当场报警。

    随后,王老师果然把一些不雅的监控截图放到网上,恶意污蔑宁秀秀。

    学校里有跟宁秀秀关系好的老师告诉宁秀秀,这个姓王的这几年已经干过好几次这样的事了,只不过之前涉事的女生都忍了,没有宁秀秀这么刚烈。

    姓王的也是仗着岳父是校领导,有能量,加上王的妻子残疾,不能生育,觉得亏欠丈夫,纵容帮凶。

    不管怎么说,监控截图流出来后,学校里对宁秀秀指指点点的人多了起来。

    碰上这种事,宁秀秀无人倾诉。

    她不想告诉家里,可是自己又实在承受不住,就跟男朋友宫旭说了。

    宁秀秀告诉宫旭,她不想继续上学了。

    宫旭劝宁秀秀,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为了证书也得想办法坚持下来,不能前功尽弃,不然没法跟家里交代。

    真正让宫旭动了杀心的,是最后一科考试前,宁秀秀告诉宫旭,姓王的老师又来纠缠她了。

    这一次宫旭跟宁秀秀要了王老师的一些信息,包括王的丰田凯美瑞车牌号,家住学校职工小区的位置,等等。

    把信息给了宫旭,宁秀秀就后悔了,自己怎么能撺掇男朋友用最笨的方式给自己出气呢?

    宁秀秀赶紧联系宫旭,告诉他千万别来成都,别用什么鲁莽的办法解决问题。

    宫旭说,你放心吧,我还好几科没考呢。我就是想让在成都有门路的同学帮着想想办法,这事怎么解决。

    宫旭哪有什么在成都有门路的同学,他认识的最厉害的同学是秦奋。可是秦奋以前跟大家说过,没去过成都,找机会一定去看看“少不入川,老不出蜀”的地方有多特别

    这个事,找老秦也没用。

    可是宫旭实在不能忍了。

    宁秀秀已经说了,那个男老师几次三番想要强歼她,对方在学校有势力,对方老婆还是个帮凶,这要是再让宁秀秀在学校待半年,不定哪天就进虎口了。

    宫旭也告诉过宁秀秀,想办法录音,然后到公安局报警,可是宁秀秀说,这个人非常贼,总不能一天24小时录音。

    一向理智的宫旭,冲冠一怒为红颜。考完最后一科,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就一个念头,偷偷去成都,杀了那个姓王的畜生。

    至于杀了人以后怎么办,自己的父母怎么办,宫旭统统不去想了,他就是要杀了那个欺负宁秀秀的人。

    坐在火车上,宫旭静静翻看着自己在火车站练口才时朗读的《道德经》和《海燕》,他觉得自己继承了海燕的愤怒,却没能体会老子的豁达。

    从上火车,宫旭就把手机关了,偶尔开机,都是后半夜睡不着时,开一小会儿。

    每次看手机,看见宁秀秀发来的一堆问他在哪的短信,宫旭觉得,这辈子,他必须替宁秀秀把这个祸害给除了。就算以后宁秀秀不能嫁给自己,他也要把这个伤害宁秀秀的人弄死。

    每个人都有逆鳞,宫旭的逆鳞就是宁秀秀,这个从高中就喜欢上他,大学四年一直等他的女孩,这个跟他约定,毕业后一起去杭州打拼,说要给他洗衣做饭生孩子的女孩。

    宫旭到成都,谁都没联系,在一个小旅馆开了个房间,睡了大半天。

    睡醒后,宫旭出去办的第一件事,是买了两把刀,一把攻击,一把自卫。

    冲冠一怒为红颜

    随着演唱会临近,董落越来越放松,秦奋越来越紧张

    他终于体会到上次演唱会后林凡回寝时跟他说“登台跟唱着玩不一样”是什么感觉了。

    他还没登台呢,就感觉快窒息了。

    秦奋自己都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不是登过台嘛!前两年奋进传媒搞年会,自己不也上去唱了?当时全公司也有好几百观众,往下一看,也是黑压压一片,当时怎么没这么熊包?

    秦奋不断给自己打气,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哥们,老秦,伙计,你现在是个大款,是个富翁,两个公司加一块,手下也有几百号人捧你的饭碗,你手机号里,有副省级领导,有网易的高管,无论放到什么圈子里,说出去也算个人物了,你说你紧张个啥?

    很快,秦奋接到了一个让他更紧张的电话。

    先是佟勃打电话告诉秦奋,宫旭女朋友说宫旭失踪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随后张冬的电话也到了,说宫旭可能要出事。

    已经离校回到家里的宁秀秀,怎么都打不通宫旭电话,往宫旭家里去电话,宫旭父母说宫旭没回家,宁秀秀往909寝打电话,佟勃告诉宁秀秀说,他们系的考试已经全部结束了,宫旭一天前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宁秀秀心急如焚。

    她安慰自己,宫旭可能在回家的路上。

    计算着京城回徐州老家的车程,宁秀秀又给宫旭家打了两个电话,宫旭还是没到家。

    宁秀秀顾不得面子,把电话打到了张冬的手机上。

    909寝人丁单薄,自从林凡家出事,常住寝室的只有四个人。

    其中王钰是班长,各种活动多,在寝室待的时候少。佟勃天天跟严涵在一起,从早到晚,基本抓不到人。

    所以,有时候宫旭手机没电,或者欠费,就用张冬电话跟宁秀秀联系。

    几次之后,宁秀秀就把张冬手机号存了下来。

    后来她找不到宫旭的时候,会把电话或短信发到张冬那,让张冬帮着转达。

    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宁秀秀也跟着宫旭一样叫张冬老大。

    实在找不到宫旭,宁秀秀再次找到了张冬,把自己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同时把她的担忧跟张冬说了。

    张冬一听就坐不住了。

    909寝已经出了个孔立,这要是宫旭再出点什么事......

    张冬回想了一下宫旭离校前的反常,觉得宁秀秀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他哪有什么办法?

    张冬安抚宁秀秀,说他来想想办法。

    结束跟宁秀秀的通话,就拨通了秦奋的手机。

    在张冬心里,909寝真能办事的,还得是老秦。

    张冬一点没隐瞒,把宁秀秀跟他说的,一字不落转述给了秦奋。

    秦奋也不敢打包票,他告诉张冬:“我找朋友问问,你勤跟宁秀秀沟通。”

    放下电话,秦奋先拨了一下宫旭手机,关机。

    拿着电话,秦奋忽然想起大二时学校里流传的一件事:一个京城理工的男生因为外校的女朋友被人欺负了,前去寻仇,先杀人,后自杀。

    当时是大二,还是假期,加上隔壁京城理工封锁消息,秦奋一直没听到过完整版本。

    秦奋忽然想到,宫旭不会是要效仿那哥们,冲冠一怒为红颜吧?

    不会吧!宫旭在909寝一直是胆子比较小的。

    想了想,秦奋翻出了陆靖的电话号,拨了过去。

    在成都秦奋没熟人,只认识一个陆靖,万幸的是,陆靖是警察。

    来不及跟陆靖叙旧,秦奋说:“陆哥,有个事求你帮忙,其实这事我也说不准,就是我现在也实在没别的招儿了。”

    陆靖笑呵呵地说:“跟我别客气,你说,啥事。”

    秦奋把宫旭的事情说了,陆靖问:“你怀疑他到成都寻仇来了?”

    秦奋说:“因为都联系不上他,也没回家,只能往这方面联想了。”

    陆靖问:“你想我怎么帮你,这种事没有依据,不能摊开了说。”

    秦奋说:“我琢磨着,这个老师可能是惯犯,你帮我查查这人有没有案底,或者这个学校有没有过类似事件的报案。”

    挂断电话,越想越坐不住。

    以前他上网看新闻,从网上看到过好多qinshou老师祸害孩子的新闻,没想到自己身边也遇到一个。

    想想宫旭听自己和林凡的建议,锻炼口才时的果断和坚持,想想宫旭平时表现出来的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想想宫旭去ktv必唱的《真的汉子》,想想元旦一起吃饭时,宫旭张罗大家照相时随口说的“明年元旦大家在哪都不知道了”,秦奋觉得必须找到宫旭。

    走出工作室,坐进车里,秦奋给在长平县调查鲁家任职情况的赵恒打了个电话。

    赵恒给秦奋的感觉很可靠,他觉得,如果宫旭真的在成都,赵恒一定能把他拦下来。

    赵恒以为秦奋是等不及了,要拿到资料,开口就说:“姓鲁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我最近一直在等风头过去。”

    秦奋难以想象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好多年的私家侦探这么容易显形,问:“他们的警惕性那么高?”

    赵恒说:“我低估了县城里的姻亲关系网。”

    秦奋说:“这样啊,正好,长平的事先放一放,我想另外委托你一件事,你要马上去一趟成都了。’

    赵恒问:“去成都干什么?”

    秦奋说:“去成都找个人。”

    赵恒说:“有什么资料吗?”

    秦奋说:“别担心,如果判断准的话,基本上守株待兔就行。”

    赵恒说:“说细点。”

    秦奋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接着说:“宫旭只知道对方的车牌号和小区,他八成要从这里入手,你盯着那个姓王的老师,这几天我手头有事,等忙完了,要是这小子还没回家,我去趟成都。相关信息我晚上发你邮箱。如果你看到他,一定要控制住他,不要让他单独外出。”

    说一千道一万,关于宫旭的事都是猜测,天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跑哪里去见女网友了,或者躲在哪个网吧发泄情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