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六章 何家少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秦凡夏梦     书名:巅峰狂少
    “老大,到了,”

    在澳城新港机场,当孔南天的私人飞机稳稳落地后,吊梢眼站起身,弯腰对孔南天说道。

    孔南天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在看到自己所有的努力竟然变成了跃龙商贸的嫁衣后,他本就失去了继续飞澳城的兴致,打算命令机长转头,飞回港岛。

    可是他又接到了孔不语打来的电话。

    孔三爷亲自命令他飞往澳城,将孔江沅的遗体和孙如海带回燕京,他有话要问。

    三爷的命令,他自然不敢违背。

    只能让机长继续飞往澳洲,打算把人带走,不多做逗留。

    “我们现在这里还有多数人?”

    孔南天闭着眼睛,淡淡问道。

    “不到一千。”吊梢眼回道,“而且就以现在的形势来看,有多数人并不重要,我们也无法在别人的地盘,光天化日之下,跟跃龙商贸和孙如海抢人,只能依靠三爷的命令,让孙如海乖乖就范,带着孔江沅的遗体,跟我们一起回燕京。”

    “就范?孔南天闭眼冷哼,“觉得以他现在在澳城的地位和声望,会乖乖地跟我们走吗?也不知道老五是怎么想的,就凭三爷的一句话,就想让我在澳城拿这么重要的两个人,快帮我想想办法,三爷这次是玩真的,人和尸体必须得带到燕京,如若不然,我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吊梢眼名叫赵天翔,港岛人,也是孔南天的狗头军师。

    孔南天的是个粗人,喜欢喝酒找女人,尤其是在港岛这种地方,更是将这种天性释放到了极致,所有社团的事情,几乎全都交给了赵天翔打理,况且之前有孔家的威望阿紫,也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但是今天不一样,孔三爷的一道命令可谓是十万火急,他要是不认真办妥,恐怕迎接他的,将是来自燕京的怒火。

    “这得看孙如海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支持他了。”

    赵天翔深深吸了口气,眯着眼睛说道。

    “如果是何家的话,事情倒还好办,毕竟何千城也是条老狐狸了,钱和名望也早就赚够了,不可能再为一个跃龙商贸在明面上跟我们孔家过不去,只需要派人从中打点,给一些好处,就能顺利办妥。”

    “但是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件事情的背后,会不会是南都的沈家在背后支持孙如海。”

    “要知道,马上三爷的寿诞可就要到了,沈家到目前为止却迟迟没有行动,我怀疑他们将重心已经放到了澳城的跃龙商贸,毕竟想想看,如果他们能成功拉拢孔江沅或者是孙如海,在三爷的寿诞上做一些马脚,对于孔家的的冲击无疑将会是巨大的,所以想要让孙如海乖乖听话,我们或许可以给他比沈家给他的更高的好处,商人嘛,见钱眼开,只要价码给的足够,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当一件事情无法分析出缘由时,就看当他发生后,谁获得的利益更大,谁就有可能是幕后真凶。

    听赵天翔这么一分析,孔南天顿时点头道:“不错!一定是沈家的人先拉拢孔江沅不成,便联合孙如海对他进行刺杀,让孙如海担任跃龙商贸董事长,给沈家当走狗……这个说法三爷一定会很满意,而且和老五想的差不多。”

    “既然这样,我们不妨先联系孙如海,看看他到时会怎么说,提出什么条件,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话,我们都可以先答应他,哪怕是答应他任何的条件,也得让他先带着孔江沅的尸体去燕京,只要人去了燕京,该怎么办,还不是孔家一句话的事情?”赵天翔冷笑道。

    “可以可以!”孔南天闻言,长长吐了口气,“就这么办,我就不信天底下有不吃腥的猫,现在就给孙如海打电话,让他在公墓等着我,尸体先别下葬,等我到了之后,有重要的事情跟他商量!”

    “是!”赵天翔弯腰应道。

    十分钟后。

    赵天翔在跟孙如海同过电话后,得知双方可以谈,便急忙带着孔南天下机,径直朝着出口走了过去。

    “果然都是一路货色,还以为孙如海能跟我们假装硬气一段时间呢,可现在看来,他也是想把黑白两方都给吃个遍,先吃沈家,再吃我们,不过孔家的饭可以这么好吃,就怕崩碎了牙,连吐都吐不出来!”

    孔南天走在通道里,神情不屑地说道。

    “是的,我只是在电话里说,要在港岛给他开十个场子,并且不插手跃龙商贸以后的事情,他听了之后立马答应,还说要见面仔细谈这件事,我猜测沈家给他开的筹码应该不是很高,可能正好他也想坐上董事长这个位置很久,正好咱们帮他杀了孔江沅,顺水推舟,就打算跟我们合作了。”

    赵天翔走在一边,笑着说道。

    “在胡说什么?”

    孔南天闻言脸色一沉,顿足之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老四是沈家人杀的,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孔家人怎么可能会动手杀孔家人?以后要是连这点都搞不明白,我就把丢进海里喂鱼!听见没有!”孔南天低声道。

    “是……”

    可是就在赵天翔知道自己说错话,准备认错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一阵笑声,从身后突兀地穿了过来。

    “是啊,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明明是沈家干的事情,怎么能和孔家扯上关系呢?除非孔江沅得罪了孔家里某些人的利益,甚至威胁道了他们在家里的地位,才不得不先下手为强,要除掉孔江沅,免得引火烧身,被自己人砸了饭碗……”

    秦凡站在通道后,笑着看向两个人说道。

    “何思城?”

    在看见人脸后,孔南天本来充满杀意的目光,顿时变得警惕起来。

    他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何思城”。

    上一次见,还是前天晚上,燕京发来了一张照片,让他去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何千城一直没有露过面的亲生儿子,他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去查了。

    手下人亲自拿着照片去找的何家人,被告知这张照片里的男人,就是何家那个从来没有在世人视线中出现过的儿子。

    所以对于“何思城”这个人,孔南天印象比较深刻。

    但是他不是应该在燕京吗,怎么这么快又回到澳城来了?

    “孔老板,好。”秦凡也看着他笑着说道。

    “怎么会在这?”这里毕竟是澳城,城市里绝大多数产业都是属于何家的,在别人的底盘,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尤其是秦凡出现的又这么突兀,而且还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我家的地方,我有什么不能来的,倒是孔老板,好像很少来澳城,今天是什么风把吹来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好让我做个地主之谊。”

    秦凡一边笑着说着,一边朝着两个人走过去。

    而孔南天也在短暂的失神后迅速恢复震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秦凡,同时在发现四周并没有多余的人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一点孔家的私事,不多做停留,所以也就不想打扰到们何家,他日若有机会,请何老板去港岛,我定做地主之谊,好好款待才是。”

    “孔家的私事……”秦凡轻轻笑道,“是不是因为孔生的葬礼,今天为了他的葬礼,各界各地可飞过来不少的人,基本公墓那边已经全部封锁了,没有邀请函的话,可是无法进入的。”

    “邀请函?”孔南天闻言笑道:“我身为孔家人,去见自己的兄弟还用得着邀请函?除非孙如海那小子不想活了,我倒不是不介意正好在公墓里,送他一程。”

    “可如果他真的敢呢?”秦凡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