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章 五岳齐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92年雪碧     书名:白马还是马
    第二天,秦益被姜闻雪早早叫醒,因为这一天止悦真人便要率领华山派的众人从洛阳赶来太室山,与其它几个门派在此汇合。五岳剑派的掌门于此聚齐,嵩山派的掌门——也就是那壮硕的中年汉子已经整理衣装端坐在大厅之中,秦益站在姜父身后,有幸又当了一回陪衬。

    没过多久,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矮瘦老者领着几个弟子走进进堂来。那嵩山派的掌门起身道:“吴掌门,横山上一切可好?”那吴掌门看来是北方人,一口浓重的河北话道:“还是那个样子,只是现在北方战事吃紧,后金鞑子常常入境劫掠人口,我们这些人在山上的自是没什么事,只是找些粮食实在困难!”这老者说罢又手抚白须长叹了一口气。

    秦益看向那老者,他堂堂横山派的掌门,长衫上竟然有一个补丁,身后的弟子也皆是一身粗布衣裳,可以想象现在横山上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那嵩山掌门听闻如此情况,似也心有感伤。遂道:“我五岳同心,吴掌门此次可带些银两回山周济。”

    那吴掌门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苦笑:“银两我横山自然也有,只是现在横山周边银子已经买不到粮食了。”

    “什么,竟已到了如此地步!”嵩山派的掌门惊讶之下还是道:“吴兄不妨留在此地,等我五派掌门到齐后再共商对策!”

    那吴掌门慨叹一声:“如此也好,我本不欲麻烦五岳的同僚,然我老头子怎么都好,山上的孩子们却不能如此继续下去!”说罢,他随便找了一张长椅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不到办个时辰,一个身着锦袍的年轻人亦带着几个人从厅门步入。谢伯钦赶忙起身,侍在下首,并低头道:“师兄”

    原来这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竟是谢伯钦的师兄,南岳衡山的掌门人。他比谢伯钦年轻这许多,也许是拜入师门较早吧。

    “林掌门。一别数年未见啊!你的武功一定精进许多。”嵩山派的掌门起身拱手大笑道。

    那锦袍男子笑道:“魏师兄,当年多亏了你的提携,师弟我这才能有如此成就!师兄你取笑小弟了。”原来那嵩山派的掌门姓魏,秦益在山上住了这几天也是今日方才知晓。

    二人顾不得寒暄,便有人为那些衡山弟子安排了住处。这三位掌门才开始聊起正事,只是秦益站的较远,听不太清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

    未到午时,一行七八个道士终于缓缓到了堂外,三位掌门早已听闻门下弟子的禀报,一齐走出门外迎接。当先的一个道士约四十许,长相儒雅精致,道骨自成。那道士走过秦益的瞬间似有仙风拂面,静人心弦,一股出落凡尘之感油然而生。

    那道士大概就是泰山派的掌门,应理真人了吧!他只是一露面,其他三派的掌门便出门相迎,可见泰山派五岳之首的地位,又或许是应理真人本人有什么地方着实令人钦佩。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又一个年逾花甲的高瘦道士带领几弟子到了广场上。那几个弟子秦益虽不认识,却全都见过,不正是华山的师叔师伯们吗?那个高瘦道士就是华山派的掌门“止悦真人”喽?

    “爹!”姜父此时也来到止悦真人身后行礼道。

    应理真人当仁不让,当先走进了门,之后便是四位掌门及五岳剑派的二代弟子,几十人鱼贯而入,万仞堂也热闹起来。

    进入厅内后,应理真人竟然坐在主位上。而嵩山的魏掌门却没有一丝介意,这又一次让秦益感到泰山派以及应理真人的威望在五岳甚至江湖中究竟到达了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掌门们议事,有二代弟子陪同就好,秦益姜闻雪等人自知辈分不够,自觉的离开了万仞堂,在台阶上,正好看到由了嵩山派弟子引领的关山暮等人,这队人里还有个人穿一件大红衣裳,围一条大红披风,不是武春阑又是谁?

    姜闻雪也已经从队伍里认出了武春阑,飞奔着跑下台阶去,几天不见而已,两个少女就拥作一团。秦益此时也走到了他们身边,细细一看,那天被自己从虎口下救下的人一个不落,竟全数在此。

    关山暮看到秦益,还是那副蔑视众人的口吻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益已不想再受他的气,遂道:“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关山暮冷笑两声,却不答话。一旁早已换了一身绿装的殷桃步抢出道:“你一个记名弟子?有什么权利质问关师兄。”

    秦益无语,那她的关师兄是怎么对待救命恩人的?但他不想再与这些人发生口角:“姜师叔已经同意我回山后就可以成为正式弟子了?”

    关山暮听到他的话,立刻放弃了争论。忙问道:“你已经打通了经脉?”

    秦益点头,关山暮见此却低头喃喃道:“不可能!”

    秦益心道:“不可能什么?不可能打通经脉?”随后甩甩头不去管它。

    武春阑这是却凑过头来:“秦师弟,这几天和我们闻雪妹子过得怎么样?”

    秦益一个哆嗦:“师姐您说笑了,姜师叔就在这里!”

    “那姜师叔不在是不是就可以……”武春阑的语气到这里有些欲说还休。

    秦益以手扶额,飞快的逃离了这个小妖婆。等回到自己的屋子时,却看到房间里多出一张床,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休闲的看着书。

    秦益看到这里不免有些疑惑,他认为自己可能走错了房间,但自己的行礼还在自己的床上,这该如何解释。

    那个人听到开门声响起转过头来,秦益讶异了一下才道:“乐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正是那乐寄平吗?

    乐寄平大概二十左右,个子高高的,一身黑色衣衫上绣着精致的条纹。他站起身来才温和道:“秦师弟,现在嵩山上的待客厢房不够,而五岳的许多弟子又聚集于此。你我二人只好将就一下了。”

    秦益在山上与乐寄平的接触甚少,但却没想到此人说话方式竟与关山暮完全不同。如果是“关师兄”被分到这房间里,自己的床可能已经在屋子外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