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2章 402 戳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桃夭     书名:嘘,梁上有王妃!
    第402章 402 戳心

    “嗯。”

    花颜出口打商量。

    帝翎寒点头,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却是起身,拉起花颜往门口送。

    花颜不乐意,帝翎寒还用了巧劲儿。

    他是真受不了这个二货表弟的一厢情愿了!

    没捏死他,那是因为那点儿血缘关系。

    “不,我不出去……”

    花颜挣了几下。

    帝翎寒仗着身高优势,摸了一下她的头,“乖。”

    花颜,“……!”

    “表哥,你干嘛赶沐安颜出去,她不乐意呢,我还想让她喂我喝粥。”

    江子皓躺在床榻上,因为角度问题,他瞧不见帝翎寒的动作,只能看到花颜一脸不满的被推了出去,当即就出声喊道。

    甚至于还挣扎着想起身来着。

    砰。

    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花颜站在门口,仰头望天,黑漆漆一片,淅沥沥下着雨。

    忙的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门内那表兄弟两个再说什么话。

    元宝和暗九远远的跑过来,刚要开口,花颜伸出一个食指,“嘘。”

    于是暗九和元宝秒懂的闭上嘴。

    两个人跟学着花颜将耳朵贴在门上。

    门内。

    帝翎寒反身坐在床榻边上,端起床头柜上的粥,试了试温度,凉的差不多了,往江子皓面前一递,“喝了。”

    “我说表哥,你干嘛让沐安颜出去,我还想让她喂我喝粥呢!”

    江子皓好生不满的抱怨。

    帝翎寒一侧眉头动了一下,起身将江子皓扶了起来,动作不算粗鲁,但也绝对算不上温柔,但对江子皓来说,太子表哥对他已经算是好的了。

    他当然知道,这是托了瘸腿的福。

    “喝粥。”

    帝翎寒将江子皓扶起来,在他身后放了一个枕头,将粥递到他面前。

    “想让沐安颜喂。”

    江子皓哼哼。

    “呵……”

    下一刻就听帝翎寒一声冷笑,捏着江子皓的下巴,直接将粥就往嘴里灌。

    “烫,烫啊,我自己喝。”

    一看自家表哥那架势,江子皓眼珠子瞪的老大,大叫出声。

    哭唧唧的自己将粥给喝了。

    太子表哥果真不是伺候人的料。

    “吃饱了,说正事。”

    将瓷碗放在一旁,帝翎寒开口。

    “什么正事?”

    江子皓不解的出声。

    “沐安颜,她是本宫的女人。”

    帝翎寒直接了当。

    屋外趴在门上偷听的花颜差点儿一头栽到地上!

    帝翎寒这个渣渣男,有这么说话的吗?有这么宣誓主权的吗?这个没人性的家伙,江子皓都伤成这个模样了,又打击他干什么?那个脑袋要是转不过弯来,又崩一次,找谁去!

    门外,同样偷听的元宝和暗九默默抬起头去看花颜,目光灼灼,好有深意。

    花颜,“……!”

    “不是。”

    花颜辩解。

    暗九和元宝了然的点点头,两个人继续竖起耳朵偷听。

    花颜,“……!”

    屋内江子皓被自家表哥这句话给砸的懵了一下,接着很快就反应过来,“表哥,你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沐安颜,对她有意见,想着用这个借口逼我不娶她,但是没用,我已经铁了心要跟她在一起,这年头,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像沐安颜那么爱我的了。”

    帝翎寒抿唇,脸绷的紧紧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看不上沐安颜了?碧水湖的时候,本宫亲了她你没看见?”

    已经昭告全天下了,就你不知道?

    江子皓回忆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件事。

    “噢,我看见了啊,可是你不是为了羞辱她,才在那么多人面前轻薄她的吗?”

    江子皓反问道。

    帝翎寒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这神表弟。

    羞辱?轻薄?

    当初以为沐安颜出了事,他那么情难自禁的一吻,在这个表弟眼中就落了个羞辱,轻薄的感想?

    这江子皓到底长了一颗什么脑袋?

    难怪事后他什么也没说,感情是先入为主了。

    “你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对沐安颜了,上次为了查那千年岁岁莲,你就是亲了她,才知道她口中残留岁莲香气的吗?”

    江子皓又补了一刀。

    帝翎寒手上的明珠捏紧。

    控制,要控制住!

    “表哥,沐安颜其实挺好的,以前我也误会她,觉得她阴险狡诈,心思冷漠,但是后来我发现,沐安颜这个人孝顺,讲义气,情深义重,尤其是对感情特别真挚,是个好姑娘。”

    江子皓真心实意的将花颜一顿夸。

    帝翎寒却是被噎的慌,这江子皓脑子还挺好使。

    他真是百口莫辩。

    “总之,表哥你别再对沐安颜有意见了,也别想着去整她或者劝我放弃她,这是不可能的事了,我就认定她了。”

    帝翎寒,“……!”

    “表哥,你试着多了解一下沐安颜,你别看平日里是古灵精怪,笑眯眯的模样,其实她受了不少苦,内心里自卑着呢,平日里都不曾承认对我的心意,也就这次我瘸了,她才表露了心意,你可别再找她的麻烦了。”

    江子皓絮絮叨叨。

    帝翎寒,“……!”

    门外内心‘自卑’的花颜眨眨眼,很是无辜。

    表兄弟二人的对话,胜负已分。

    帝翎寒完败!

    屋内。

    帝翎寒起身,呼啦一声,还带倒了身后的椅子。

    “你好好休息吧!”

    脸色臭的很,气的他都要毒发了。

    “表哥,我是有点儿困了,你记着别再找沐安颜的麻烦啊,她以后就是你的表弟妹了,要不是她,我这次都不能这么快振作起来。”

    好一个表弟妹。

    帝翎寒脚步顿了一下,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大步的出了房间。

    屋外三人站的笔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正在欣赏雨夜景色的模样。

    帝翎寒,“……!”

    帝翎寒目光落在花颜身上,“表弟妹?”

    花颜,“……!”

    帝翎寒知道问题在江子皓身上,也知道今天晚上是不适合解释了,看了眼天色,对眼前的花颜道。

    “去膳堂吃点儿晚饭。”

    帝翎寒道。

    “我不饿。”

    花颜摇头。

    “帝翎寒,我该回府了,这么晚没回去,爹爹该着急了,府上就他一个人。”

    花颜道。

    帝翎寒知道她这个人性格有些倔,说不吃就是真的不吃,便也没有强留,只是靠前一点儿道,“我送你。”

    “不用,你也忙了一天了,早些休息,江子皓这里,你多照看他一些,他现在看着是没事,只是因为他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你别跟他计较,我跟他的事儿日后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