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故人归35┇你猜,我究竟是个什么皇亲?什么国戚?(2K+)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落葵     书名:皇夫吃醋超难哄
    姬影今日穿着一件鹊灰的缕金织锦袍子,发髻梳得简单利落,使他看上去有一种慵懒,却不颓废的随性感。玉刻的一只麒麟坠在腰带上,其光晶莹,光是远远瞧着就叫人觉得价格不菲。

    玉绍怔怔打量着眼前的贵族男人,心下不禁感叹这人两月不见的变化巨大,只怪当时那家伙血热毒发,全身遍布红斑,脸肿眼泡,整个得不像个人样。如今恢复了健康,五官也就清晰了,想不到当时狼狈不堪的男人,体面起来竟还是个潇洒俊朗的公子哥儿。

    姬影觉得他这表情有趣极了:“我一提你就想起来了,可见我留给你印象之深刻啊?”

    玉绍干笑着化解尴尬:“哪里哪里,不过是一时凑巧蒙对罢了,香会之日匆匆一别,今日未能及时认出,在下失敬了。”

    姬影摆摆手,让玉绍不要作揖客套:“是啊,那日太仓促了,我只记得身上又痒又燥,啥都顾不上,听说庄子里还出了人命?”

    玉绍略不自在,姬影顿时收住,这种毁气氛的话不提也罢:“那日多亏遇见你,那什么……妙手回春!药到病除!解了我的大患,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谢你。”

    玉绍和颜道:“在下行医救药都是尽本分,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

    “那可不是小事!当时我那痒的呀……我现在想起来还都浑身难受。”姬影说着就是一哆嗦,声情并茂引来玉绍一笑,“只是吧香会第二日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也见不到你的影子,我就托人打听了,后来才知道你是唐家的老先生带来的贴身医师。”

    玉绍旋即解释:“其实我修习的医馆在临安,只是奉了家师之命,暂居洛阳,替唐老先生治他的沉疴宿疾。”

    姬影点头表示意会,“之后我也打听到了你落脚的地方,几次想去拜访,总被些琐事耽搁了,前些日子我清闲下来了,可又听说你出游去山里采药了。”他两眼一眯,有些无奈地看玉绍,“你说咱俩是不是太没缘分了,要撞见一回多不容易?”

    玉绍讪笑:“公子太客气了。”

    “所幸今日巧得很,我看到你进了那家药材铺,正好我知道附近有这么一家上好的酒楼,心想择日不如撞日,将你邀过来,用一桌好酒好菜作为对你的酬谢。”

    说着,他便将玉绍请入里头,靠窗摆着一桌高档的酒席。

    玉绍哪里不知道,请客吃饭,这是贵族们交际的手段,可他总觉得自己不适合这样的应酬:“公子一番美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这美酒佳肴……”

    “欸?莫要推辞。”姬影立马抬手,堵上他的话,“你这是不给面子,不想交我这个朋友?”

    玉绍略表歉意,淡然随和:“公子你言重了,在下有幸能与您这样的贵人结交,自是不胜欢喜,只是在下今日还需赶去唐府送药,要事在身不敢耽搁。”

    他话刚出口,姬影便高声唤道:“山松啊!”

    随即门便打开了,进来正是之前带玉绍来的那个属下,他恭敬立在桌前:“主上有何吩咐?”

    姬影一把抢过玉绍手里的药丢给山松,又和他交代了一番,山松提着药包关门出去了。

    姬影偏头笑问玉绍:“药,我叫人给你送过去,怎么样,这下可以安心吃饭了吧?”

    玉绍微笑颔首:“公子想得如此周到,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说罢他落座,姬影为他添酒,不住地劝他吃菜,谈笑间顺势聊到了漓风:“那天与你一起来的兄弟也帮了不少大忙,有机会你把他也叫上,咱们仨一块聚聚。”

    玉绍不饮酒,坐姿吃相温雅,显得极有涵养:“你说的那位朋友,正是沐王府的世子。”

    姬影俊眉一挑:“原来是他啊?”

    “看公子的反应,似乎与漓风相识?”

    “呵呵,早晚都是要认识的。”姬影的语气很有意思,兀自拈着酒杯浅酌,低声自言自语,“他还是我的侄女婿呢,怎么能不认识?”

    玉绍没听清他在那哼哼唧唧什么:“呃?”

    姬影装作啥事也没有,热情地拍玉绍肩,酒杯递过去准备敬他:“孟神医啊……”

    玉绍低眉,笑得惭愧又谦虚:“请别这么叫我,家师才是名副其实,人人称颂的神医,在下这点医术不及她十分之一,不敢与她比肩而论。”

    姬影喝了几倍小酒,兴致也上来了:“哎,这你可别妄自菲薄,我听说当今天子在行宫里中了毒,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你给治好的,你的医术我是绝对服气的!”

    他说着便冲玉绍竖大拇指,玉绍甚为疑惑:“如此隐秘之事,公子缘何知道得这般详尽?”

    相处下来,姬影觉得玉绍这人不出错,是真心想和他结交,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姬影已不打算再瞒他了,只是也不想那么快将谜底揭开,总要留点悬念才有意思。于是他收回酒杯,笑眯眯地慢慢品,故意不答话。

    “莫非……”玉绍从他的神态中窥见端倪,“您是皇亲国戚?”

    姬影一记斜目,神采飞扬:“接近了,你再仔细猜猜,我究竟是个什么皇亲?什么国戚?”

    玉绍看他的目光不由变得谨慎,暗自揣度着。行宫中他曾见过太子和六皇子,烛公子虽然年轻,但看起来却比那两位皇子都年长一些,听闻太子已皇长子,故此人就不可能是皇子。

    斟酌片刻,玉绍慢慢道来:“照公子身上的贵气,又能打听到皇室秘闻,若不是家中有至亲在朝中为官,便是有女眷在后宫为妃?”

    姬影听罢哈哈一笑:“你是个聪明人,说得对及了,我确是有位兄长在皇宫里当大官儿,很大很大的官儿,就看你敢不敢想。”

    姬影斜眸坏笑,玉绍带着试探说道:“公子的兄长想必在九卿之中?”

    姬影瞧不上这碟小菜似地,笑垂双眸便要自饮:“九卿算什么?太小了。”

    “那……便是六部尚书之一?”

    “不够大。”姬影摆手,继续逗他。

    “位列三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