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夫     书名:枭门邪妻
    从小到大,因为母后不受父皇的宠爱,自己这个嫡公主也并不受宠,甚至因为占着嫡公主这个身份,被不少人视为眼中盯,自己可是一直靠着母后的保护才平安的成长到了现在。

    在自己的印象中,母后对她而言,是强大的,每次遇到事情,最后母后都能解决。

    所以,她对母后很是信任,对方这样说,也让她心里安定了不少,甚至,心中隐隐高兴。

    大哥同意来见她们了,是不是代表着心中对她们还是有感情的?

    又过了一会时间,就算是玄风皇后,心中也开始有了不耐,正准备让人去提醒一下玉瑾虚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她那暗卫的声音:“见过二皇子!”

    听见这声音,玄风皇后心中一喜,心知是玉瑾虚来了。

    当年,她虽贵为皇后,但大皇子却是那个贱女人所生,也就是如今的玄风太子,玉瑾虚只是二皇子。

    她正要起身,外面却是传来一道清冷无情的声音:“孤是龙云摄政王,下次可别认错人了!”

    听到这声音,玄风皇后的脸色一变,听到对方这话,她便知道,对方的态度还是和之前一样,并不承认他的身份。

    门外面,玄风皇后的两位暗卫听见玉瑾虚的话,也是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二皇子的态度如此直接。

    不过,就算如此,两人也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就像是没有听见玉瑾虚的话说。

    身为皇后娘娘的暗卫,对于玉瑾虚的真实身份,他们自然是清楚的,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子的目的,所以,此刻他们当然不会顺着玉瑾虚的话说。

    不过,他们也并不会去反驳他的话,在未知道玉瑾虚的真实身份之前,对于这龙云摄政王的事情,他们也听过,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而且听说脾气也不怎么好,任何惹到他的人,下场都很惨,此刻,他们自然也不敢惹他不悦。

    两个暗卫没有说话,玉瑾虚也并没理会他们,往里面走去,而他带来的风煞和血煞则守在外面。

    对此,两个暗卫又是松了口气,主子吩咐过他们,只许二皇子一人进去,若是二皇子带人前来的话,让他们拦着,接到命令时,他们的压力可不小。

    毕竟,摄政王玉瑾虚身边的人都是高手,就算是在各国都是威名赫赫,他们能不能拦下,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

    如今,他们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只守在外面,这倒是省了他们一桩麻烦。

    玉瑾虚走进房间中的时候,玄风皇后那急切又带了点慈祥的眼神就看了过来:“我的儿,母后如今终于能好好看看你了,这些年来,每每想起你,母后都是充满着愧疚,如今,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往玉瑾虚这边走来,似乎想要拉着玉瑾虚好好看看,却被玉瑾虚冷笑着躲过了。

    玄风皇后脸色一僵,她有些难过的说道:“皇儿,你可是还记恨当年母后那样对你,那些事,母后可以解释的.....”

    当年,她出宫遇袭,为了逃生,丢下这个儿子就走了,她知道,对方如今对她的态度这样,与当年那事一定有关系,而对此,在今日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了说词,如今也正要解释给玉瑾虚听。

    只可惜,她的话还未说话,只见面前的玉瑾虚勾唇一笑:“你说错了,孤不恨!”

    眼前的玉瑾虚,嫡仙出尘,脸色的笑容温和,让玄风皇后一时竟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那个孩子也是如现在这般,温暖如阳光,听话乖巧又善良,然后,总跟在自己身边,在自己耳边叫着母后!

    多年以后再见,当年的那个孩子早就已经变了,清冷中又带着危险,而且听闻他行事狠辣,与她印象中的那个孩子似乎一点都不像,对此,她还怀疑过,是不是弄错了。

    而今日,在对方脸上见到这表情,给她的感觉,仿佛对方从未变过,一直都是多年前的那个孩子,而现在这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愣了一会,她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想着刚刚他的话,脸色却是闪过狂喜。

    他说,他不恨,那么,如今他是原谅她了,再次接受她这个母亲了?

    想到这,她心中还有着几分得意,果然不出她所料,自己可是他的母亲,他哪能总记恨着,如今,只要自己给他一些温情,他还不是就被打动了。

    想到这,她高兴的说道:“不恨就好,不恨就好,母子之间哪有什么......”

    话未说完,玉瑾虚已经再次打断她:“不爱,又哪来的恨,玄风皇后说笑了,你我之间并无关系,孤如何会恨你!”

    此话一出,房间中的两个女子笑脸都是一僵,瑾雪公主看着面前这个脸色冷漠的人,喃喃道:“大哥,你......”

    接触到玉瑾虚投射过来的冰冷眼神,瑾雪公主身体一颤,未出口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而玄风皇后,见玉瑾虚这样,却是有些不悦的说道:“皇儿,这是你妹妹!”

    看着对方这副样子,玉瑾虚笑了:“看来皇后娘娘还挺唯护自己的女儿的,既然如此,当年怎么对我却没有半分感情!”

    玄风皇后脸色变得苍白,一时竟是没有说话。

    而玉瑾虚却是未曾理会过对方,自己坐了下来。

    半晌后,玄风皇后才开口道:“你终于承认,你就是当年那个孩子,是我的皇儿了吗?”

    玉瑾虚呵了一声没有说话,就算他不承认又如何,这个女人不是早就已经认定他了吗,况且,此次来见她,他也没打算再否认下去。

    见玉瑾虚不否认,玄风皇后脸上也闪过一丝笑意,先不管他心中对她有没有恨意,如今,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就好。

    她说道:“我说过,当年之事我可以解释,事情不是如你所想的那般,当年,母后也是有母后的难处,你的我的儿子,我岂有不疼你之理,希望,你也能理解母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