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26章

甄意靠在宽松柔软的睡椅里,神思朦胧。

落地窗开了,纱帘轻飞,外面是绵延的草地。樱花开到尾声,风一吹,花瓣轻盈坠落,洒满台阶和地板,落到她的脚边。

“这一刻的感觉是什么?”言格坐在旁边的椅子里,陪她望着窗外的蓝天。

“很放松,”她闭了闭眼,又睁开。

“是哪一种放松?”

“像,累惨了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了。”她长长呼出一口气。

“身体累吗?”

“不,心里很累,累得累得想哭。”她极力稳住声音。

言格侧过头看她,她看着天上的白云,表情凝滞。

他轻声问:“有什么事让你无法释怀吗?”

是什么事呢?

好像是遥远的小学时代。火灾后,妈妈虽然重伤,但幸存,终日躺在病床上。那天,小小的甄意可以下地行走了。她坐在病床边,有些害怕地看着妈妈,因为她的腿断了一截,很可怕。

妈妈嘶哑着说:“小意乖,看看医院门口有没有卖荔枝的,妈妈想吃荔枝。”

“哦。”她从凳子上滑下来,左手挂着石膏,笨笨地走到窗边,踮着脚往外望。深城的街道绿树成荫,那么漂亮。

啊,她看见卖水果的了!

“有哩!”唔,她也想吃。

“去给妈妈买一点儿来。”

“哦。”她拿了钱,下楼去买荔枝。

一小袋,水嫩嫩的。她拎着袋子,一边走一边抠痒。左手的石膏好痒啊,挠挠,再挠挠。她想先吃一个,可一只手剥不了,快点跑回去找妈妈。

突如其来,四周有人尖叫,什么东西从楼上飞下来,“砰”的一声,沉闷无比。她低头一看,妈妈的眼珠都摔出来了。

下一秒,附近的大人冲过来捂住她的眼睛,把她抱开。

还是先走好啊,留下的,往往是最痛苦的。

言格问:“觉得妈妈的死和你有关吗?”

“我不听话,也不可爱,妈妈不喜欢我。不然,她应该舍不得跳楼。”

“不是的,甄意。”他说,“人在孩童时期,想问题都以自我为中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认为发生的事情必须有解释,一旦解释不了,就是自己造成的。可事情其实不是这样。”

而那个经历无疑给甄意留下了不好的暗示;只要不幸发生,便往自己身上拉责任。

“不是吗?可是,这次呢”甄意艰难开口,又咬唇,酸涩苦痛的情绪堵住嗓子里,让她窒息。

她深深蹙眉,终于一闭眼:“如果我没拆穿,宋依她或许就不会自杀!”

言格无声望着远方,直到身边的人呼吸又恢复平稳,才道:“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你已经尽力做到最好,这就足够。至于结果,不要去责怪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甄意,你要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他的声音那样柔和,对他的咨询者。

她听了他的话,眉心慢慢展开,隐约平息了一些。

渐渐,她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樱花树发呆。

“可我还是觉得好无力,”她疲惫道,

“这两个案子让我彻底出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两个委托人都自杀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但我真的尽力。从头到尾,只有我自己知道一路走来受到了多少威胁和阻碍,看到多少阴暗。

当然,我总是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职业,至少我能和那股不好的势力对抗。即使不做警察,即使只是律师,我也要做一个好律师。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一直都很有信心,很有动力。但这次我为真正的凶手辩护,还毫无道德负担地想替她脱罪。现在回想,觉得很茫然,好像心里有什么被颠覆了。

一面同情她,想救她;一面又无法无视她是凶手的事实,好痛苦。”

言格认真听完,问:“你一直都这样介意凶手是谁吗?”

“原本刑警出身,职业病吧?”

“可你现在的职业是律师。”

“……”

她歪头看他。

他眼神清澈,像黑曜石,那样不焦不躁,

她复而望天,

“是。我就是个矛盾体,想拼命维护我的委托人,但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他不是凶手!”

他道:“甄意,你这样做律师,以后会很痛苦。”

甄意微微一愣,他在关心她,此刻,他是医生,还是朋友?

“如果是你呢,如果你的委托人有罪,你不会有心理负担吗?”

“不会。”

“那是你性格使然。”她瘪嘴。

“这和性格无关,甄意。”他放缓了语速,侧头看她,“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力。”

甄意心一震:“伏尔泰的话?”

早些年,言格就喜欢哲学了。甄意爱屋及乌,跟着他泡图书馆,也马马虎虎记住了几句。

“记性不错。”他唇角动了一下,不算是笑容,很快平息,“如果你愿意,记住一句话,‘约束律师这个职业的,不是律师的道德,而是制度。’这样,你或许会轻松些。”

甄意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口像被什么柔柔的东西撞了一下,温暖又安宁。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种能力,短短几句话就说进她心里。

润物无声的理解,这种事,这种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

只是,好可惜。为什么后来没有在一起?为什么就松开他的手了?

甄意心口发酸,泪雾弥漫上眼睛。她不动声色地轻轻吸了一口气,再度闭眼。这次,她真的有些困了。

言格见她良久不说话,回头一看,此时,她已睡颜宁静,呼吸浅浅。

还从没见过她这样安静的样子,他低眸,长时间静静地凝望她。

多年不见,她的容颜没怎么改变,眉毛弯弯,睫毛长长,皮肤很白,像透明的瓷,从不会脸红。脖子上肌肤细腻如玉,莫名给人一种温凉的触感

风从窗外飞进来,清凉又温暖。地板上洒满了细小的花瓣,几步之外是蓝天,风在树梢,鸟在叫

迷蒙中,甄意感觉有谁给她盖了一条薄毯。

她知道是言格。

言格,记忆里那个话少却很会倾听的男孩子。

这些年,越长大越发现周围的人只沉醉于吐露自身,却不从倾听别人的讲述;越长大越发现社会推崇演讲与口才,却不知倾听为何物;越长大越发现,他的难得

不像甄意遇到的很多人,说起自己的事,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听别人讲述,三心二意恹恹欲睡。

是不像。

窗外传来遥远的风声,朦胧中,她神思飘回中学时代,他们在一起后的有天下午。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她围在他身边的叽叽喳喳,他从没听过。

其实不是

是夏天,蓝天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太阳前所未有的大,空气闷热。

体育课,言格独自在操场角落练习现代箭术,甄意不感兴趣,坐在地上揪草。

一开始,她对他手中精致又高级的弓很稀奇,闹着说想学。

他教她识瞄准器、箭座、弓震吸收器、中央安定器,一一解释作用。

他安静地解释,她活泼地打断。

言格始终有耐心,告诉她如何瞄准,如何放箭。可他并没有像电视里那样从背后抱住教她。连她手臂不直,他也只是拿支箭把她的手抬起来。

数次脱靶还换不来他的手把手示范,甄意彻底失去兴趣。

她做事向来三心二意;而他并非自己喜欢就希望全世界都接受并喜欢的性格,所以不强求。

那天,他照例安静而认真地调弓射箭,她却因为郁闷的遭遇,一直坐在草地上嘀咕。说她前天晚上在楼道里摔了一跤,害她世界级的美腿留下了价值百万的伤疤,以后不能做腿模;又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小孩子整天打闹砸坏了楼道的灯,父母也不赔偿,对公共安全不负责;还说政府要城中村改造,害他们那块生活区治安渐差

风在树梢飘,

树叶刷刷的,偶尔落下来掉在她头上。

她坐在阳光斑驳的草地,愤愤控诉了一节课。

他不知听也没听,身姿挺拔地练习,专心致志地瞄准红心,射击。没回应,也没打断她的自言自语。

放学后,他难得提出送她回家,一直到她家楼下。

那是旧工厂里很灰很丑的一栋楼,她住在最高的五层。平常中午不回家,说楼上热得像蒸笼,热气密集让人无法呼吸。

走到楼前,她抬头望他,脸蛋红扑扑的:“楼道很脏,不用送我上去了。”

言格说:“我本来就没这个打算。”

这样的话,甄意从来不会生气。

“那再见!”她笑容大大的,冲他招招手,一溜烟跑进楼道不见了。

她像百米冲刺,一口气跑上5楼,衣服汗湿贴在身上也不顾。冲进屋,书包都不扔就跑到窗边往外张望。

如果能看到言格挺拔安静的背影,在落日余辉的林荫小道上缓缓远去,她会开心得像吃了冰淇淋。

可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霞光在晃荡,却没有他的影子。

怎么会!

她急了。

5层楼她用时不过15秒,跑得心脏都快衰竭。

她不甘心,神经质地冲出门去。姑姑和表姐一脸狐疑地看她来去如风。

老式的楼梯间里,扶手锈迹斑斑,台阶垃圾遍布。窗口很小,太阳还没下山,楼梯间就开始昏暗。

往楼下望,只见一条条黑黢黢的扶手,某层楼一个微白的影子。甄意一愣,蹑手蹑脚走下去。一点一点,她弯过楼梯,就看见,

言格踩在住户的煤球堆上,仰着头,够着手换灯泡。

他身子修长,舒展得像一只箭,白衬衫背后有点汗湿。

楼道很黑,墙上灰扑扑的,全是油烟和涂鸦,只有窗口微弱的霞光穿透他细碎的短发。

他仰着头,双手拧灯泡,天花板很脏,灰尘簌簌地坠。突然,他飞快低头,有飞屑掉进眼睛里了。条件反射去揉,却只是拿手背抵住了鼻梁。

手指已经脏了。

他闭着眼睛,静止一秒后,用力摇摇头,不动了。

甄意立在十几级的楼梯上,屏着呼吸。

昏暗中有哪家炒菜时油锅吱吱的吵闹,空气里弥漫着酸豆角炒肉的香味。

终于,言格再度抬头,拧了一下。

一刹那,乳白色的灯光从他手中倾泻而下,白纱般将他笼罩进虚幻的梦境里。手一松,圆锥形的灯光发散开去,柔软地铺满整个楼道。

甄意听见,她的胸膛,心怦怦跳动的声音。

言格一跃,从高高的煤堆上跳下来,一抬头见甄意立在楼梯上,一脸感动地看着他,眼神里写着要以身相许。

灯光从他头顶落下,衬得他的脸格外白皙,眼眸也格外清黑,脸色格外的尴尬。

“你听到我说话啦?”她欣喜道。

“我又不是聋子。”他别扭着头,“你嘀嘀咕咕了一节课。”

“啊,我好啰嗦。”甄意吐吐舌头。

“嗯,说话毫无逻辑,抓不住重点。”

练习射箭时,他就纳闷了:这么简单的事,她怎么能滔滔不绝说出一篇演讲来?

不过,除了觉得“世界级的美腿”有待商榷,他还是瞬间抓住了她的意思,

“给你概括一下:有人砸坏了楼梯间的灯,没人维修,你在黑暗中摔倒了。”

一句话概括她一下午的嘀咕。

甄意:“还,真是。”

但不管怎样,她开心死了,几步从楼梯上蹦下去,踩在最后一级,缩短了和他的身高差,轻轻一踮脚,双臂就缠住他的脖子:“言格,你对我真好,我喜欢死你了。”

她小狗一样在他脖子上蹭。

言格浑身不舒服,寒毛都要竖起来,要是平时他早把她揪起来甩开了,可偏偏手上全是灰,脏死了,他骨子里无法这样不礼貌地碰人。

不舒服不舒服!

可他也不能后退躲避,不能把她从台阶上拉下来。

他见识过她超凡的黏人能力,她绝对会死不松手,双脚悬空,吊死鬼一样挂在他的脖子上,甩都甩不掉。

言格无奈地在心底叹气,默默决定,时刻准备着,等她一松手,就发挥自己的速度优势,立刻跑。

哎,他真是服了她了。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xs.com)亲爱的弗洛伊德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

猜你喜欢: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超感应假说侦情档案男友是私家侦探罪恶无形我的鬼神郎君丧病大学天命新娘凶案背后游戏,在线直播被迫成名的小说家青行灯凶案现场直播尖齿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地无用魔鬼手册[无限]犯罪心理破云侦情档案二花重锦官城A01号ICS凶案追踪深度罪恶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我在末世搞经营全文阅读一本正经修仙全文阅读人间烟火全文阅读爱豆竟然暗恋我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春闺玉堂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濯缨全文阅读傲慢与偏见之贫穷贵公主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凶案调查全文阅读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全文阅读替身全文阅读蛊毒全文阅读重生之配角翻身全文阅读给柏拉图献花[娱乐圈]全文阅读拐走女老师的闺蜜全文阅读我和我的两个大号全文阅读晓风书院的八卦事全文阅读武极苍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逆天神医妃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我在星际奋斗那些年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神魔之玥上为尊超神学院之异能者荒诞推演游戏专职加戏的我(快穿)横滨coser说穿就穿王者青道万古第一仙宗摘仙令[红楼]婢女生存日常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柯学验尸官九品仙路神凰不为徒余生有你,甜又暖我22,老妈逼我相亲,却被相亲对象抓了我全家人设都崩了穿成八零异能女影帝的诸天轮回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慕林怪物被杀就会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颤栗高空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移动版 - 阅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