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28章

“不要!”

甄意的尖叫声似乎还在言格耳边回响;他完全没料到甄意会护着他。

眼见那把椅子砸下来,这么多年,他再次体会到那种情绪,害怕,恐惧。

他翻身抱住甄意滚去一旁。

椅子在地上砸裂开,姚锋痛呼一声。甄意纳闷,从言格怀里探出头一看,姚锋倒在地上,众人扑上去扭住了疯狂挣扎的他。

一旁,美美手里拿着一把椅子,瞪着姚锋,生气地撅嘴:

“哼,言医生和我们是一国的!”

言下之意是,你小子不睁眼看看,敢打我们的同胞。

“打医生的都是坏人。”美美说。

另一边,栀子的目光恶狠狠地剜向甄意,呼叫:“徐医生,这个新来的又抢我男人,你管不管啊!”

甄意:“……”

护士们看得心惊肉跳,一面拿下美美手中的椅子,一面安抚栀子,把两人带走了。

甄意还被言格压在地上。

“你没事吧?”她真吓坏了,刚才那一椅子抡的,力道太大。

“没。”他要起身,却感到一股阻力,甄意搂着他的腰这个姿势

他低头看一眼;甄意一愣,触电般赶紧松手。

言格站起来,整理被她揪得皱皱巴巴的衣服。

“背后的骨头有没有断?”她探着头,左看右看。

“断了把你的赔给我吗?”他问,没什么表情。

“……”

她推测,他是在开玩笑?

可她一点儿没有玩笑的心思,默默揪着衣角,小声说:“赔就赔。”

言格微微怔愣,却也再没说什么。

他们这低低私语的模样全被周遭的医生护士看在眼里,再加之刚才言格的奋不顾身,大家都有揣测。毕竟,虽然言医生专业素质好,但帮助和保护的心思嘛,那是绝对没有的。

做研究,他可以加班熬夜;但眼看哪个同事要摔倒让他扶一下,绝对没可能。

甄意也有些诧异,照理说他和安瑶在一起的话,怎么会对她做如此亲密的动作。难道,是她误会了。

“言格,你……”

她刚要问,后边警察走上来:“言医生,能不能陪我们去警局为姚锋的状况录一下证明?”

“好。”言格微微颔首,随即看向甄意,

“你刚才要说什么?”

“你先忙吧,没什么大事。”

“嗯。”言格便和警察一起去了。

甄意也继续去做义工,可某一瞬,回想起刚才的事,心莫名一揪。危急时刻,潜意识里的本能占据了主导。

啊,糟了,她还喜欢着他!

傍晚,甄意驱车送爷爷去了表姐家,明天爷爷70大寿,表姐崔菲和表姐夫戚行远一定要给爷爷做寿。

戚行远那边长辈都已仙逝;而崔菲这边只剩妈妈(甄意的姑妈)和爷爷。

上年纪的老人只一个,商人又重排场,不给老人做寿实在不像话。

甄意没意见,爷爷不反对就行。

崔菲住南城区的别墅群,绿树成荫,小桥流水,环境好得不像话。甄意叹:“这才是人住的地方!”

爷爷不乐意:“意儿这话不对,难不成你不住这儿,就是小狗?切不可妄自菲薄。”

甄意乐了,哈哈笑:“是。爷爷那小木楼才是神仙住的地儿,他们这儿可比不上。”

崔菲家,室内辉煌,不一一赘述。家中主人不多,佣人倒不少,偌大的房子看着也不显空落。崔菲比甄意大七八岁,今年三十多;至于戚行远,五十好几了,和崔菲的妈妈一般年纪。

没错,崔菲是戚行远的少妻。

在崔菲之前,戚行远有一儿一女一私生女,都已长大成人,比崔菲小不了几岁。

但他最宝贝的,是崔菲给他生的女儿戚红豆,今年九岁,上小学。

甄意和司瑰杨姿约好吃晚饭,婉拒了崔菲的挽留,而戚行远要去接上绘画课的女儿。两人一同出门,各自开车。

甄意没想到戚行远会亲自接戚红豆下课,但也不完全意外。

戚行远是国内某互联网产业巨头的老总,身价近百亿。已过创业阶段才开始花时间享受生活,享受亲情爱情。崔菲和戚红豆无疑是幸福的。

崔菲有时在电话里和甄意说,遇到一个历经沧桑,懂得和女人相处的,成熟且有财富的男人,并恰好在他生命的重点由事业转到爱情和亲情的时期遇上,对女人来说,是多么幸运又幸福的事。

甄意对这番话不置可否。

这样的男人是由很多之前的女人调教出来的,最后一个女人不用费心思调教,捡现成就行。

如果是她,她倒愿意做那个把青涩少年调教成好男人的实力派女人。这倒不是她多甘于奉献,而是她喜爱挑战。

崔菲笑:小意,如果你奉献青春,调教了好男人,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你该追悔莫及。

甄意不以为意: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也不是为了男人活。他要跟别人跑了,我转身找更好的。世上不是只有一种幸福,也不是只有一种男人。我最不要做的,便是哀怨的女人。

崔菲便叹气:小意,愿你爱的人不负你。

不过,甄意自己虽豁达,但看到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还是会替她们惋惜。

崔菲当然幸福。甄意上初中时住在姑妈家,那时崔菲大学将毕业,被戚行远疯狂追求。金钱堆砌的浪漫,很多女人无法招架。甄意作为崔菲的亲属,没少附带的收到各种异国高档美食服装和首饰。

等甄意上高中,崔菲结婚了。直到现在,生活爱情皆美满。

可甄意还是会感慨:崔菲的幸福又是建立在谁的不幸上?而戚行远对之前的家庭又是怎样的感情,负疚,解脱,还是一声叹息?

而且……

甄意想起那个夏天,她和言格被迫躲在衣柜里。

外面,卧室门正对着的餐桌上,崔菲和一个年轻男人挥汗如雨,那是她的同龄人,年轻,有力量。

那时,甄意意识到,崔菲想要的,不仅是中年男人的财富和体贴,还有年轻男人的身体激情和疯狂。

甄意没和任何人提过这件事,她想,那应该是崔菲的一次放纵。毕竟,崔菲比谁都清楚,什么才是她最想要的。

甄意在警察局门口带上司瑰,后者上车便问:“杨姿说你修行去了?一个月不上班,爽呢吧?”

“爽死,”甄意慢条斯理道,“那个惬意哟,心花怒放哟,我天天都合不拢腿。”

司瑰哈哈大笑,嘴都合不上:“甄,欢迎回来,想死你了。”

甄意笑笑,专心开车。

“去哪儿接杨姿?”

“法院。”

“啊,想起来了。”司瑰拍脑袋,“帝城大学姚锋杀人案,青江区中级人民法院委托你们事务所,是杨姿负责。我听青江区的同僚说今天要结案了。之前都以为姚锋精神有问题,没想到是装的。他装得太像了,骗了好多警察。”

“我在第一精神病院看到他被抓。你说说,他有胆子在老师同学上课毫无戒备的时候泼硫酸,拿刀捅,到头来没胆子承担,还是怕死,装疯卖傻,”甄意鄙视,“真是一个不坦率的人。”

司瑰也觉得无语,说:“还好有言老师给他做鉴定,他装疯骗得了众人,却骗不了专业的。想当初媒体挖他的成长经历,绘声绘色把他写成被现实逼疯的社会教育悲剧,现在这结果,打脸了。”

甄意但笑不语。

司瑰又说:“不过杨姿就倒霉了,这个案子没给她带来任何好处。”

“好处?”甄意奇怪这个措辞。

“那天我在法院遇到她,说了几句话,她表达的意思大概是:姚锋案本该有很大的社会关注度,但不逢时;原本能替精神病争取权益,没想他是装的。铁板钉钉的死刑。”

甄意不知如何评价,索性撂下不说。

车停在路边,两人步行去对面的法院,才到门口就见院子里乱成一团。

早已散庭,可原被告双方的父母亲属都聚在院子里,揪扯厮打,哭骂声不绝于耳。

甄意见杨姿被推出人群摔在地上,赶紧跑去扶她。

杨姿眼睛红红的,像要哭:“我说让他们从后面走,他们偏不肯。”

他们指姚锋的父母。

甄意回头,只一眼,心就像被狠狠撞了,撞在最柔软的地方。

人群中不难分辨。

姚锋的父母头发花白,衣着穷苦,一张脸黑枯干涩,是岁月辛苦劳作的沟壑。

那对父母身形佝偻,老泪纵横,扑通几声,双双跪在地上给受害者的父母们磕头。那双贴在地上的苍老的手掌,黑黄,历经沧桑。

“对不起,是我们没把娃娃教好。对不起,是我们的罪孽……”父母的额头重重撞在水泥地面,沉闷而惊心。

甄意再也看不下去,飞快别过头,泪水盈满眼眶。

身后的人都在哭,受害者的亲属们悲痛欲绝。

突然一声清脆的耳光,接下来是司瑰的尖叫:“姚锋都判死刑了,你怎么还打人?”

甄意再度回头。

姚锋的父母跪在地上,捂着脸,脊梁骨弯得像只弓,头贴在地面,似乎再也抬不起来。

“他们该打!”打人的男人怒吼,隔一秒扭头看杨姿,一手揪住她的衣领,几乎把她提起来,“还有你这黑心肝的,居然给姚锋那个畜生打官司,你也不是东西。”

甄意和司瑰上去抓住那人的手狠狠一拧,一推,把杨姿救下来。

“你们是谁,帮凶?”男子怒火冲冲。

司瑰比他声音更大:“你是哪个受害者的父母?”

男子脸色一变,竟支吾起来:“我,我侄女的脚受了伤!”

司瑰冷冷道:“你倒是有资格代表受害者打人了?明明是有理的一方,偏干无理的事!姚锋杀人,被判死刑;你打人呢,想被拘留吗?还威胁律师,你想当一回被告吗?”

男子被唬到,不吭声了。

姚锋的父母还跪在地上痛哭:“是我们的娃娃造孽,是我们该打……”受害者的父母们也哭得直不起身子。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剩了苍老而悲凉的哭声。

那天甄意她们晚餐吃得潦草,气氛多少沉重。很快,三人回了甄意的公寓,挤在一张床上睡觉聊天。

杨姿这些天和姚锋的父母相处,很心疼老人家,说姚锋不是个东西,可父母又有什么错呢。儿子也是他们含辛茹苦培养的,如今落得这种结果,这对纯朴农民又何尝不是遭受灭顶之灾?

她说着,三番四次眼泪汪汪,不住在被子上蹭眼泪。

甄意精神也不好,叹气:

“山区的父母得花多大的心血把姚锋培育成材,可他犯罪偿命了。是可怜啊,然而,受害者哪个不是父母心尖的宝贝?他们的发泄你又怎么能说不对?这样的事,也只有‘惨剧’一词能形容。”

杨姿捂着眼睛,颤声:

“姚锋的父母来帝城时借债凑了10万,想补偿给受害人。他们都不要,怕轻判,都说姚锋以死偿命就行。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捐了钱给受害者和受伤者,大几百万呢。法院也没提金钱赔偿。幸好,不然凭姚锋父母一年几千的收入,借的那十万该怎么还?”杨姿眼泪又涌了下来,“姚锋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别再害他的爸妈了。”

甄意默默听着,没说什么,心里闷得难受,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月亮。灰蒙蒙的,像放久了没吃的汤圆。

她想:杨姿初涉刑事,怕还不知道只要牵扯到赔偿,凡事都有变数,即使时间过去很久。

像这种判刑前不要赔偿只要重罚,判刑后却反悔撕破脸面找死刑者家属要赔偿的,并不少见啊。

她翻个身,问司瑰:“你刚才为什么那样问那男的?看出他不是受害者亲属?”

司瑰:“经验。往往闹得最凶的都不是最伤心的,不是直接亲属,而是七大姑八大叔的旁人。”

甄意讽刺地笑:“平日里是被忽略的对象,有了发言和做代表的机会,当然得出来吵,越大声就越有理。”

杨姿听了,悲伤地望天花板:“这些事接触越多,情绪越悲观。意,我真不知道唐浅和宋依的两个案子,你是怎么扛过来的。”

甄意没脸没皮样,道:“没别的,就铁石心肠脸皮厚。”

杨姿被逗了,凑过去拧她:“心肠硬不硬摸不到,脸皮是有够厚的。”

司瑰也推搡:“谁说心肠硬摸不到,我来摸摸。”

“杨姿胸大,摸她啊!”甄意忙裹紧睡袍,往床边缩,“别别别,离我远点儿。你们这样让我想起看过的一个女同A片。天,福利真高,还是3P!”

杨姿:“……”

司瑰:“……”

悲伤的气氛全给破坏了……

三人打打闹闹成一团,安静下来又絮絮叨叨,像过去一样说心事,零零碎碎,直到凌晨才各自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是爷爷的生日,甄意起得很早,出门之前,杨姿起来了,唤她。

彼时甄意正在穿鞋,杨姿靠在门廊边,冷不丁问:“意,你真的没有提前得知姚锋的精神状况?”

“没啊,怎么了?”

“我以为以你和言格的关系,会有信息便利。”

甄意愣了一秒,之前杨姿的确拜托过她去打探,但她太了解言格的个性,病人的事,他丁点儿不会透露。

杨姿低声:“我不是请你帮我问过吗?”

甄意拨弄着鞋子:“不好问。毕竟,我和他现在也不是很熟。”

杨姿不做声了,隔了几秒,轻叹:“是我自己运气不好啦。早知道姚锋是装的,我就不会接这个官司,搞得大家都以为他装疯是我指使的。”

“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也是。”杨姿笑笑,眼见甄意要出门,又唤住,“甄意?”

“嗯?”

“我们是好朋友,你成名律师了,记得要拉我一把。”

“我知道。”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xs.com)亲爱的弗洛伊德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

猜你喜欢: 凶案调查无限时空副本诡婳之说蛊毒破云我的鬼神郎君丧病大学天地无用天师侦情档案男友是私家侦探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犯罪心理深度罪恶特别调查组[刑侦]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魔鬼手册[无限]ICS凶案追踪亲爱的弗洛伊德凶案背后A01号侦情档案二花重锦官城被迫成名的小说家总管原名格蕾丝
完本推荐: 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狂恋你全文阅读繁花四起全文阅读曾是年少时全文阅读帝囚全文阅读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全文阅读对不起,我有病全文阅读娇靥全文阅读穿成康熙纨绔子全文阅读重征娱乐圈[重生]全文阅读人间烟火全文阅读后福全文阅读[快穿]素人女友全文阅读音隐之恶魔力量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悍将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每天都梦到死对头在撩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最强大佬都市极品医神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万古第一仙宗极限伏天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稳住别浪摘仙令新书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锦衣玉令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太古龙象诀横滨coser说穿就穿规则系学霸保护我方族长网王:最强老师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大数据修仙超神学院之异能者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荒诞推演游戏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综武侠]刀剑红颜录娘娘进宫前有喜了柯学捡尸人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移动版 - 阅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