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41章

“戚勉这种情况真让我头疼!”

甄意一身义工护士装,端着餐盘跟在言格身旁。

她一上午都围着他讲述她的工作近况,而他一上午都在做实验,心无旁骛地不理会她的叽叽咕咕。

“如果他一开始想杀齐妙,他泼了易燃液体,没有点火,这会是犯罪中止,也有可能是犯罪未遂,但不管怎样,他为他人的谋杀提供了便利,这种案例很少见,很难打,却很有挑战;

如果他泼的是水,可中途离开后有人泼了易燃液体,他回来点火吓唬齐妙,却真点着了,这会是过失致死。

这两种超有感觉。”

甄意边讲边拆他的午餐食盒,顿了一下,插个话题:“言格,这样和你吃午餐,感觉像回到了中学。”

言格默不作声,拿纸巾擦拭刚洗的筷子。

甄意继续:“只可惜不是我刚才说的这两种情况。证据表明戚勉泼了油漆和汽油的混合物,点了火,是蓄意谋杀,且性质极其恶劣。”

言格端一小碗青瓜汤在她盘子上,叮嘱:“慢点。”

她点头,慢吞吞跟在他身边走向座位,嘴上还不停。

其实从中学第一面见到她,言格就认为,她有点儿话痨。

“戚勉说他泼的是水,没点火。但目前没有证据支撑他,全是不利的。真头疼。怎么从现有的证据里找出纰漏呢?”她语气像探索频道主持人,

“你说?”甄意坐下,问他。

言格拿勺子搅汤,漫不经心:“说什么?”

“我说了这么多,你没有想说的吗?”

“嗯,有一点。”他手中的勺子停下来,抬眸看她,“为什么小柯他们私下叫你师母?”

“你也听到啦?”她一副好巧哦我也是刚知道的样子。

“我不是聋子。”

“或许他们觉得我们挺般配。”甄意无辜地眨眼。

“”言格低头喝汤。

隔几秒,甄意忍不住:“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他平常道,“你说什么,对我都不会有影响。”

“……”

要换作别的女的,该暗自神伤了。

但甄意特欢喜,眼神璀璨,得寸进尺:“真的?那我可不可以说我们同居了住在一起马上要奉子成婚?”

“……”

言格倒不至于呛到,无声地看她。

她那激动的小眼神一闪一闪,简直像灯泡。

奉子成婚?亏她想得出来。

“如果哪天搞清楚你脑袋的构造,我可以拿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言格说。

“好啊,你多研究研究,我配合你。”

研究。

言格忽然无话可说,如果真能治好,那该多好?

他重拾话题:“这样说对你有什么好处?”

“等有时间了,我要追你啊。这样说可以打退其他女人,没人和我竞争。”

竞争?

言格怀疑。

没人能和她竞争,她做的那些事,一般女孩连一件都做不到。

“喔,你的潜在竞争对手是?”

“你实验室里那么多女研究生女博士,”甄意瘪嘴,的确是介意的,“年龄相仿,还打着师生恋的禁忌,还有你!”

她眼神鄙视,

“穿着干净的白大褂,你这是制服诱惑!要是我,绝对会幻想在实验台上和你滚床单!”

“……”

言格沉默一秒,淡静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

甄意:呃,是说我太疯癫,不顾颜面?

言格:嗯,不会再有人像你这般执着。

“没有女学生给你暗示和明示?”甄意像检查丈夫衣服上香水味儿的管家婆。

“没有。”他确定。

其实有。只是他收不到信号。不会上心,不会理解,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更不会记在心上。

久而久之,女孩们就放弃了。毕竟,像甄意这样执着又勇敢的,能有几个?

甄意不信他的话,但不认为言格会撒谎,她知道他不屑。

分析良久,倒是能够理解:“或许大家以为你是同性恋。”

“……”

甄意见他不理,揪着眉,来了句:“言格,你不会是同性恋的。因为你的身体对我有反应。”

“……”

言格垂着眸,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

“因为和我恋爱过,你对女人失望才变成同性恋?不能啊,那我太失败了。”她深蹙眉心,转瞬便舒展,

“但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你家肯定要你传宗接代的吧,我可以做你的挡箭牌,我要求不高,一周四次爱爱就行,其他时候我自己解决。”

“……”言格攥着筷子,“甄意,你羞不羞?”

“就是这句!”她嘻嘻哈哈地笑,看那表情就知道她是故意说那番话,故意惹他。

言格默默不说话了。

甄意歪头看他,隔着那么近的距离,可以看到他睫毛好长,黑黑密密的,鼻梁高高,嘴里含着食物会习惯性极轻地抿一下唇。

从中学时就是这样,一直没变。

啊,一瞬间,她有些怀念那段时光;她抱着吉他,在初中部2年1班的门口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想结婚……”

言格坐在教室里看书,恍若未闻;全校的学生都挤在栏杆边看热闹。

甄意想起过去,抄起筷子在他的盘子里戳菜吃,明明两人菜品一样。

言格没阻止,任由她。

研究生医生护士也在这午餐,言医生带着小护士,本来就够引人注目;还亲密地分吃,简直太吸引眼球。

言格和以往一样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

可甄意莫名得瑟,一面鄙夷自己虚伪,一面特享受,全身的肢体语言都在宣告:言格是我的是我的,看好了看好了,谁也不准抢不准抢。

甄意从桌下踢他:“戚勉的案子跟你说了那么多,怎么一点儿反应没有?哼,之前谁温柔地对我说‘亲爱的甄意,需要帮忙就尽管找我。’现在呢,一句话不说。”

言格抬眸,他的原话应该不是这样吧。

“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你应付得过来。你和我说那么多,不过是想说明案子的难度。这样,等你想出解决方法时,我就会觉得:啊,甄意好厉害。”

甄意被看穿,咬着牙齿瞪他:“动不动就把人看透,你这该死的男人还真是无趣啊!”

她趴在桌子:“我怀疑凶手另有其人,但不能百分百确定,也无法肯定戚勉没说谎。”

“不管怎样,你都准备站在他那边,不是吗?因为你是他的律师。”他真清楚她的心理。

“是。”她咧嘴笑,信心满满,“虽然目前证据对他不利,但我准备好挑战了。”

说完,握拳,目光灼灼看着他。

“……”

这种求鼓励求安慰的眼神,他见过无数次。他知道她每次露出这种眼神时,想从他口中听到的话。

言格沉默良久,躲不过她的眼神,遂浅浅地无奈道:“嗯,亲爱的甄意同学,加油。”

“是!”

甄意笑眯眯:“我要去案发酒店,你陪我一起吧。”

她眼中的期盼不容拒绝。

“下午倒是有时间,”他话说一半,掏出手机发短信。

能让他解释行程的

言栩?

收拾完一切,上电梯离开,

言格问:“觉得艾小樱和死和齐妙的死有联系?”

“嗯。戚家很诡异,不管戚勉是不是凶手,我都想弄清楚这两件事的关系。”

话太坚决,言格不经意低眸。

因为做义工,她今天没化妆,比平时的“律师”面孔要青涩,干净又清秀,看着很舒服。

她是娃娃脸,很多时候要化妆提高年纪,增加职场可信度,褪了妆容,眼神乌乌的,笔直又柔软,和以往直愣愣看他的眼神一样,胆大,懵懂。

女孩微抿着唇,目光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沉思着,带着暗暗的较劲。

记忆中,她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不管干什么,注意力都不太集中,总分心,像故事里一下捡西瓜一下丢芝麻的小动物。

但,从没想过她对他如此执着,12年,念念不忘。

甄意不经意扭头,撞见他凝视的眼神,愣一秒,随即咧嘴笑:“又看我!”

言格倒不尴尬,不急不忙挪开。

“别不好意思,”她背着手,歪头凑近,“我就是你的,想干什么,直接说!”

“……”

言格不理她,她自得其乐地咯咯笑,笑了一会儿才说正事:

“想问你来着,我觉得这次烧死人,手段太凶残。一般人,即使是报复杀人,会如此暴戾吗?”

“看情况,”言格扶着电梯门,让她先出去。

“好像分尸泼硫酸之类的不少。”

“分尸和这两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言格走出电梯。

甄意试着分析:“分尸虽然二度羞辱死者,但多数情况是为了藏尸而不得已,是吗?”

言格“嗯”一声:“即使有愤怒,人与人的报复方式也不一样。同样是和室友发生口角,同样是心理脆弱,情感畸形,马某选择拿刀捅死人,姚锋却泼硫酸。”

“所以,姚锋比马某更残忍?”

“可以这么讲。再比如这次烧活人,听上去像什么?”

“像恐怖分子才会做的事。”甄意起了鸡皮疙瘩,下意识搓手臂。

“正常人通常不会这样杀人,即使有深仇大恨,也少有人选择如此残暴的方式复仇。因为一般人或多或少有共情能力。”

“共情能力?”这个词甄意觉得陌生。

言格解释:“人会怜悯弱小,同情苦难,是因为人有感受和理解他人情感的能力。”

“有的人格外残忍,是因为他们缺少共情能力?”甄意觉得新奇。

“嗯,共情缺陷常常会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联系在一起。”

甄意蹙眉想了一会儿:“上次我描述艾小樱的死状,你说凶手有攻击型人格障碍,这次你的意见呢?”

“我刚才已经说了。”他简短道。

共情缺陷,暴力,攻击,反社会?

戚勉是这样吗?她不确定。

但,和他这样无障碍地思想交流,和他交换思维,碰撞想法,她真开心,像燥热的时候吹了清风。

她仰头看他俊逸的容颜,心情大好,笑出白白的牙齿。

言格:“……”

她总是时不时露出这样狐狸瞅鸡崽般的笑容和眼神。

但今天,他一反常态,问:“笑什么?”

“和你谈话真愉快。”她说,“言格,我们如此合拍,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似乎任何时候,不管讨论任何问题,她都能毫无压力,对接无缝地转到这个话题上。

而一到这种话题,他又无话了。

甄意眼睛弯弯,笑得那样豁然无忧:

“没关系,言格。你不要有压力,是我喜欢你,我努力就好了。”

我努力就好了。

有几个女人能强大到说出这句话。

医院外有车等着。上去后,言栩也在。甄意诧异,言格发短信不是取消和言栩的见面,而是叫他来?

“言栩!”她和他打招呼,他照例跟没听见似的,玩iPad;甄意望一眼,他不是在玩游戏,而是用天文软件计算星星参数,他手中是深邃的星空。

“好神奇。”她赞叹。

还是不理她。

甄意在精神病医院混那么久,大概猜得到言栩有严重的自闭症,不是他不理她,而是他真的感觉不到她。

看不见,听不见,感受不到。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单纯的世界里。

言格不上班的时候,生活很简单:陪言栩。

所以他才会和安瑶出现在商场,寿宴,这些时候言栩都在,只不过甄意没看到。

甄意看言格,他却看弟弟。

她瘪嘴,暗骂他“弟控”,骂完心却软了。

午后的阳光轻快又慵懒,透过黑色玻璃,薄薄柔柔的一层洒在他脸上,在他深邃的眼底投下暗影。因为光线,他五官看上去愈发立体,眼窝的阴影也更深。

他看言栩的眼神,虽然还是平静,但带了一丝和顺与包容,带着亲情,那样认真,那样专注。

甄意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他只会对他的家人露出这样的一面吧,如果她成了他的家人,他也会这样看她吧。

言格,我好想成为你的家人,好想,好想。

她深深望着他,含着她的小小愿望,心底又晴朗又哀伤。

这世上,让她喜欢让她上心的东西,没几样;这世上,值得她拼尽一切追逐的人,只有那么一个。

言格察觉到什么,缓缓回头,便撞见甄意的眼神,笔直而又温柔,执着而又虔诚。

他愣了愣,仿佛心被什么撞了一下。

“看什么?”他嗓音清雅,低低地问。

她唇角牵起,笑容纯真,像奢望着糖果的孩子;说:“好羡慕。”

听起来无厘头,言格却懂了,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就这样,一路安静去到目的地。

江江和杨姿在酒店等候,见到甄意和一对美男子出现,惊异了。

杨姿更诧异,甄意又追到言格了?

“嗨,言格。”她热情地打招呼。

言格目光挪过来,思考了一秒,微微颔首:“你好。”

他对她没印象。

杨姿略感沮丧,好歹学生时代,她是他女友的闺蜜啊。

江江神经粗,看几秒美男后,立刻望向偶像:“意姐,确定做无罪辩护?检方证据确凿,难度是不是太大?”

甄意笑:“不是看有多难,而是看我们有多努力。”

一行人先去失火的员工电梯,位于楼层角落。

一场火烧过,井道、厅门、沉没的轿厢黑黢黢的,内壁粘着几处残渣,怕是齐妙的躯体烧得贴住。

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空气中似乎有人体烧糊的腥味。

杨姿作呕,捂嘴跑去洗手间。

甄意拧着眉,很恶心。神思晃了一下,眼前出现火光。她扶住额头,有点晕,下一秒,被一双温热而有力的手握住。

她蒙蒙抬头,撞见言格沉静的眉眼,他握着她的手臂,声音低缓:“甄意。”

她不受控制地看他的眼睛,澄澈明净,很深邃;

心莫名安宁下来,渐渐回过神:“嗯?”

“后退一点。电梯附近可能残留有毒气体。”他说谎也泰然自若,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哦。”她听话地远离。

心中疑惑:齐妙为什么要乘角落里的员工电梯?是谁叫她来的?要隐秘地做什么?

这边是死胡同,除了楼梯间,没有客房,十几米开外,走廊拐了个弯儿,那边是客房和值班台。

戚勉就是从那跑出去,分别被两位服务员看到。

第一个看他慌张进了他房间;第二个看到他握着打火机跑进房间。

电梯正对楼梯间,门旁摆着“装修中”的牌子。推开,楼道内很浓的甲醛味。

一早拿到现场平面图时,她问过戚勉,看见齐妙着火,为什么不从楼梯间跑。戚勉说楼道在装修,写着“油漆未干”。离着火的电梯太近,油漆易燃,他不敢。

甄意准备去看客房走廊,扭头见言栩聚精会神地观察电梯,探头进井道里上上下下地看。

他懂这个?

甄意刚要问,言格先一步:“怎么了?”

这才意识到,她说话言栩不会理。

言格这个小举动叫她心里一暖。

“直流门机系统,低端,劣质。”言栩漠漠评价,手在Pad上划几下,星座消失,出来一块画布。

很快,一张复杂却有序的电路图跃然平板上,“JKM吸合,电流穿过电机转子DM,开门电阻RKM……”

他详细地解释此类电梯的电路原理,开门关门时的速度变化;

甄意云里雾里,言格却非常认真。

一个认真讲述,一个侧耳倾听,简直亲密无间小伙伴。

“轿厢门开却无法关闭,是因为终端限位坏了,状态断开。”说到这,言栩摇头,“言格,这种电梯太粗糙,不精细,我不喜欢。”

他一个清除,把刚才在平板上画的东西全删了。随即切换页面,继续埋头研究星系。

甄意:“……”

她以为刚才他分析电梯是帮忙来着,原来纯粹是个喜欢机械的怪咖。

她没忍住:“言栩,电梯卡在这是意外还是人为呢?”

言栩没听见,干自己的事。

甄意等了几秒,求助地看言格,后者问:“知道电梯为什么会卡在这里吗?”

“最简单的情况是电梯故障;”言栩头也不抬,边做数学计算,边分心回答,“如果是人为,首先轿厢里的人摁了急停开关,动手扒开轿厢门。

不管故障还是人为,厅门是外面的人用三角钥匙打开的,因为轿厢下沉太多,里面的人没法施力。”

证物里没有三角钥匙。

甄意指着轿厢顶上烧裂的开口:“那是什么?”

“安全窗。”言格说。

没有可挖掘的了。

甄意绕过拐角,走客房走廊,去值班台。站在那里回望拐角,不远不近,视线很好。两个证人就是从这里看见戚勉的。

值班台配置简单而标准,但没人守着。

甄意看一眼电脑屏幕,任务栏上是暴风影音,主机上插着耳机线,她拍了张照片。

一行人离开,走到门口,甄意:“今天先到这儿吧。”

江江点头,杨姿犹豫:“意,你不和我们一起走?”

“不了,还有事。”

言格和言栩已经上车。

杨姿望着那黑色低调的劳斯莱斯,轻声问:“你和言格是不是……”

“哈哈,我要谈恋爱了。”甄意笑容恣意,眼睛弯弯。

“尹检察官呢?”

“我和他本来没什么。”甄意快步跳下台阶,头也不回摆摆手,小跑小跳地离开。

车内,言栩低着头,专心致志做自己的事。

光线昏暗,言格神色不明:“言栩。”

“嗯?”

“如果你回应甄意,我会很开心。”语气平淡,不带责备,“毕竟,你以后会经常见到她。”

言栩静默几秒钟,才缓缓抬头,看着哥哥,目光像孩子般纯净,很乖地承诺:“我会尽力的。”

言格抿唇,点了一下头。

下一秒,甄意拉开门上车,空间瞬间活跃。

她几乎是跳着进来,一屁股坐在座椅上,车晃了一下。

言栩坐在另一头都受到了波及,手一震,平板上的图画多出一条粗粗的黑线。他从来不知道没发动的车会晃,以为地震了,愣愣地反应了好几秒,才蒙蒙地扭头看甄意。

言格也看甄意。

她因为激动,眼睛闪着光,灿烂得仿佛能把世界照亮。

她快乐地炫耀:“哈哈,这个官司我搞定了。”

言格听了,微微蹙眉,刚才在酒店,并没有特别的证据:“你确定凶手了?”

“怎么可能?”甄意瞪眼,“这么短时间,我又不是福尔摩斯。”

“你说……”

“我确定戚勉可以不死,你说是不是搞定官司了。”

言格明白了,证据是一回事,定罪是另一回事:“所以,你是发现了可以攻击证人和证物的施力点了?”

如果证人和证物出现污点,即使是真,也将无法采用。

“嗯。”甄意昂起头,见言格认真等她继续,咧嘴笑了,“想知道吧,上庭的时候,你去旁听吧。”

言格:“要看有没有时间。”

“哼!”甄意撇嘴,探头看言栩,“言栩,你去吗?我很厉害的!”

言栩低着头,起初没理她,隔了足足十秒,到甄意都放弃了,他才抬头,木木地说:“你会穿那件衬衫吗?”

“衬衫?”甄意不懂,目光求助言格。

“他说那天你在医院穿的衬衫,白色的,上面有很多黑色的几何图形。”言格轻声说,“他对数学图形很痴迷。”

“……”

甄意恍然大悟,想起那夜在医院走廊遇见,他盯着她,纠结又不肯靠近的眼神。

原来是个对图形敏感的家伙。

她莫名脑补出一个Q版的小言栩,跺着脚在内心咆哮:嗷嗷,我要图形,我要图形,可我不要靠近人类,不要靠近人类。

甄意解释:“法庭上不能那样穿。”

“噢,真遗憾。”言栩说,“那我就不去了。”

“……”

甄意无语,可他是言格的弟弟,一定要搞好关系,她孜孜不倦地套近乎。看到车上的魔方,拿起来玩:“言栩,你很喜欢魔方哦。”

言栩又隔了几秒,才让自己听到她的话。他在心里默默计算了她说话的时间间隔,发觉自己被她点名的频率太高了,比哥哥还高。

但他答应了哥哥要回应她,他希望哥哥开心,于是,他很努力地说:“我会29种还原魔方的方法。”

甄意好奇:“真的?”

“但我一种都不会告诉你。”他认真地说实话。

“……”

你这么萌贱,你哥知道吗?

她扭头看言格。

言格:“……”

他很努力了,真的。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xs.com)亲爱的弗洛伊德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

猜你喜欢: 请魅惑这个NPC无限时空副本A01号神捕大人又打脸了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犯罪心理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罪恶无形罪恶不赦凶案背后游戏,在线直播前夫高能天师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尖齿枭起青壤蛊毒超感应假说光暗之匣特别调查组[刑侦]破云诡婳之说天地无用我的鬼神郎君我体内有一只厉鬼[直播]青行灯
完本推荐: 横滨大佬好感度太过虚假全文阅读精灵召唤师全文阅读与春色相逢全文阅读犯罪心理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完美偶像全文阅读同生全文阅读病娇战神得哄着全文阅读将军长命百岁全文阅读鹿门歌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错撩全文阅读吾家艳妾全文阅读悍将全文阅读缪斯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农女匪家全文阅读斗罗之我真的不强全文阅读娱乐圈头条全文阅读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一座无敌城致命偏宠DC家的骑士最初进化大庭叶藏的穿越大唐验尸官我真不是魔神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逆天神医妃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彼岸之主网王:最强老师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千手家的贵公子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二婚必须嫁太子深夜乐园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我拍戏不在乎票房人在东京抽卡降魔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我真不是天师啊神凰不为徒偏向瞎子抛媚眼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我的皇后是权臣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超神宠兽店超级兵王混都市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移动版 - 阅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