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44章

夏天到了,院子里的樱花树早没了花儿的影子,抽出了绿绿的树叶。芭蕉树绿油油,金银花树翠嫩嫩,一层层渐进的绿色铺满小院。

甄意坐在藤椅上,恹恹地望着窗外。

自上次的事故后,爷爷住去精神疗养院,学校深处的这座小楼里就成了她一个人的避风港。

木棱支开窗户,窗台上几盆小小的向阳花,明黄色,灿烂非凡。

风一吹,一小簇一小簇地挤挤攮攮,非常可爱。

甄意没什么兴趣,心情阴郁得像乌云密布的雨天,和窗外的阳光灿烂一比,还真是好笑。

老式电话叮铃铃地响,她累得不想动,撑着自己,抓过电话:“哪位?”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气若游丝。

“甄意。”言格的嗓音低低的,透过听筒,似乎比平时温润清和。

她嗓子像堵住了,说不出话来。

明明那天说好去吃饭的,可她输了,所以逃走了。手机关机,消失。她知道,不然会被事务所委托人记者打爆。

她不知道言格怎么会知道自己躲在这里,可,当你消失无踪时,世上有个人总能知道你在哪儿,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想落泪。

她握着电话听筒,愣愣的,不发声。

言格说:“我在门口,可以开门让我进来吗?”

听筒和窗外同时传来院子木门吱呀推开的声音,重叠起来。

“好。”她声音很弱,放下电话,去开门。

屋外,言格收了手机,走上台阶,木门便拉开了。

甄意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苍白,无力;她穿着拖鞋,身高比平时落了一小截,连衣裙睡衣,薄薄的,衬得她瘦瘦小小一个,站都站不直的样子。

她开了门,看都不看他,转身进去了,爬到藤椅上躺好,也不和他说话。

言格扫一眼屋内,脏衣服堆满沙发,外卖盒子包装纸挤满茶几,水渍食品污渍散落各处。

他走去她身边,她眼神笔直望着窗外。

“心情不好吗?”

“为什么心情不好?”她眼珠转过来,不友好地盯着他。

“案子出问题了,戚勉骗你了,戚行远在坑你,媒体都说你是坏律师。”他倒直言不讳。

“你想把我活活气死吗?”甄意差点儿跳起来,无奈体力不支,重新倒回去,胸口起伏,“我会因为这种事心情不好?你也太小看我了。”

“因为你的话,我现在心情不好了。”她别过头去,不看他。

言格手插兜,抬下巴指指客厅:“这不像是一个心情好的人的生活状态。”目光又落到她苍白得有些憔悴的脸上,“你现在看上去也不像心情好。”

“那是因为……”甄意无奈地闭了闭眼,“我拉肚子了。”

“……”言格微微侧眸,缓慢地重复,“拉肚子?”

“吃什么拉什么,我能精神好吗?”甄意有气无力,“我现在连水都不敢喝。”

“……”

看得出来,她嘴唇都干裂了。

“怎么不去医院?”

“不要!”她捂着肚子,难受地哼哼,“撑一撑就好了,以前就是这样的。而且,我只要去医院打针或是吃药,好了就会便秘。拉肚子是排毒,我喜欢。”

“……”

言格真搞不懂女人的脑子里装着什么,为了所谓的好看能忍受如此痛苦。“几天了?”

“才一整天。”

“才?”他目光研判。

“看什么看?我就是不想便秘,这是我的自由!”

“甄意,”他耐心解释,“你这样会造成身体脱水,电解质紊乱……”

甄意夸张地抠抠耳朵,头一别:“说得像我会听一样。”

“”言格不说话了,看她几秒,转身离开。

甄意以为他要走,连忙回头看,却见他进了厨房。

很快,听到了水流声,米粒蹦跶声,细细的,很温柔,没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他进厨房也像是不食烟火的。

“我不需要吃东西,吃了也会拉肚子的。”甄意扬声喊。

那边没理。

甄意也不管他了,歪头躺下。

阳光透过樱花树叶照下来,暖暖的;空气里有淡淡的金银花香,柔柔的;耳边是男人在厨房里的声音,温温的;

她忽然有些困了。

肚子空空的,还在叫唤,她却睡意来袭。

迷迷糊糊中,似乎闻到了米饭的香味,睡了不知多久,有谁轻轻碰了她一下。

睁开眼睛,言格一手端着碗,一手扶住她的肩膀:“起来吃点东西。”

甄意揉揉眼睛,是粥,便难过地咕哝:“真的不能吃,吃了还是会拉出来。”一边说,一边趁机蹭蹭他裸露在外边的手臂的肌肤,好舒服。

“吃粥不会有问题,听医生的话。”他坚持,声音却温软。

“真的吗?”

“嗯,虽然现在说会影响你的胃口,但大米能促进排泄物的固态形成。”他尽量选委婉的词。

甄意接过烫烫的瓷碗,一点儿不觉得倒胃口,反而很有食欲。

一碗粥冒着热气,天然香喷喷,煮得十分浓稠,黏黏的,仿佛水和米都融合了,颜色也很好看,玉白玉白,晶莹剔透,拿勺子舀起一勺,沉甸甸的。

甄意不知道自家能把粥熬成这样,以为这是粥店的绝活。

呼呼吹散热气,放进嘴里,口感黏稠,有点儿咸味,显得非常鲜。

她知道他肯定放了盐,因为不久前他说拉肚子会造成电解质紊乱。

“以前上中学的时候,姑妈要我煮粥,我每次煮的,米粒是米粒,水是水,只能称之为稀饭。”她扭头看言格。

他卷着袖子,在收拾客厅,脏衣服放进衣篓,垃圾收进塑料袋打包。一边认真打扫,一边回答她:“那是你不够耐心。”

“耐心?”甄意大口嗷呜喝粥,“这算是熬粥的秘诀?”

“没什么秘诀,就是一直守着。”

一直守着?

甄意看一眼挂钟,竟过去一个小时了!

他熬了一个多小时。

她的确没有耐心,煮粥很麻烦,盖盖子,米汤会汩出来,不盖盖子,水很快就煮干;只有站在一旁,一遍遍地加水,一圈圈地拿勺子搅,才煮得出来。

她想着他立在灶台边,一个小时,清秀的脸始终干净平淡,没有丝毫不耐,心里忽然就熨烫起来,温暖又感动,像是泡进了温温的泉水里。

言格把衣服放进洗衣机,拿了抹布出来擦茶几,又拿拖把准备拖地。

甄意不太好意思:“放着吧,我过会儿自己来。”

言格抬头:“不是,这里太脏了,给我感觉不舒服。”

“……”

昂有清洁癖的言医生,她最喜欢了。

她吃了大大一碗粥,胃里舒服了好多。

等把一切清扫干净,言格把一楼的木窗户全都打开,屋里一下子明快敞亮。

他才坐下,居然也看那个放在小几上的碗不顺眼,默默拎去洗掉。

再回到客厅,坐去甄意身边的椅子上。

两个人都望着窗外的绿色不作声,隔了好久,言格无意间回头看她,她不知在想什么,眼神空寞,望着窗外发呆,脸色安静而轻柔;

她侧身躺着,睡裙很薄,贴在腿上,两截小腿露在外边,细藕一般,匀称修长。

她的有些话真像魔咒,一直在他耳边晃,他又想起多年前她在他身旁的嘀咕“我世界级的美腿呀!”

言格克己地收回目光,缓缓开口:“戚勉的事,心里还是介意吧?”

甄意看向他:“你相信不是我教戚勉撒谎的?”

外表那么逞强,心里果然还是介意的。

言格一目了然,道:“我大概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平淡的一句话,却让甄意鼻子发酸。

“你知道就好了,别的我也不在意。”她倔强地说。

那天最难过最丢脸的,不过是他在旁听席看着,本想让他看看她最意气最好的一面,可是,却让他看见了她的无措,狼狈和惨不忍睹。

她从未如此屈辱,站在法庭上,恨不得钻地洞。

现在想起当时的窘迫,她都羞得脸红。

言格看她脸色哀哀,不太习惯地安抚:“甄意,不要难过了,心情好一点。”

甄意狐疑看他,简直受宠若惊,不相信这种话出自他的口中,他以前从没安慰过她。

她扭过身子去看他,其实他打电话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心情大好了。

她腿伸过去,脚丫勾他的腿:“想要我开心吗?你和我睡觉啊,和我睡了,我就开心了。”

“……”言格说,“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心情不错。”

“哼!”

甄意嘴一瘪,身子又拧过去了。

这种时候,他不知该说什么。

夏天的午后,房子里格外安静,客厅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米粥香。

甄意侧身躺在大大的木藤摇椅里,固执地睁着眼睛,不知为何,心情阴晴不定,轻轻吸了一口气,寂寞地说:

“你一直都不哄我。是你女朋友的时候,就不哄;现在不是,你更不哄。每次,都要我自己哄自己。”

这话说着真哀伤,可她心里一点儿不悲哀,也不难过,反而很平静。

她望着窗外树叶上热烈的阳光,怔怔出神。

夏天的风吹进来,她的大摇椅竖了起来,她以为是幻觉,可很快,摇椅大幅度地晃荡,言格躺在她身边,和她一起挤着躺下睡觉。

躺椅空间有点儿小,两人的身体紧紧重叠挤在一起,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胸膛规律的起伏。她缩在他身旁,被他高大的身躯整个儿罩住,心跳瞬间全乱。

太亲密了。

他从未这样过。

她惶然地抬头看他,张着口,却说不出话。

“这样算是和你睡觉吗?这样你会开心吗?”他嗓音清平。

说完,他懒懒地阖上眼睛,似乎真准备要睡觉了。睡颜如此隽永沉静,叫她挪不开目光。

他似乎感受到什么,缓缓睁眼,垂眸看她,蓦地,就有些怔愣。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一瞬不眨看着他,懵懂,甚至呆傻,脸红红的,居然是害羞。

其实她对他做过更亲密的举动,但每次都是她主动,所以她不能害羞无措;仿佛这次,因为他的主动,她做了一回正常的女生。

他忽然有些抱歉,抱歉他总是忘了,她其实是个女孩子。

她最终反应过来,垂着眸,骄矜地瘪嘴:“不开心!你这个只会玩文字游戏的家伙。”

“哼,我要全套的福利。”她翻了个身,搂住他的身体,脑袋也往他肩膀上挤,好不容易找了个舒服的角度枕住,“你不准推我,不然我就爬到你身上让你甩都甩不下来。”

说得像她没粘过而他没见识过似的

他真的没有推她。

和她一起躺在藤椅里,慢慢地摇,感觉其实很好。

甄意靠在他怀里,神思晃来晃去,散漫又懒惰。

她说:“我那天被审判长训了。”

“为什么?”

“虽然是戚勉骗了我,但我没有足够的甄别能力。”她微微脸红,错误让她脸红,可她也要努力自救,

“我不对,是我想出风头,花那么多心思在花哨的辩论和口才上,却没有真正脚踏实地地去做背面功夫,忽略了基础调查。尹铎的确是大律师,的确值得我去学习。”

她如此虚心,倒让他有些意外。

比起失败,更要从中找教训,也难怪成长得如此快。

只不过,不要提尹铎好吗?

他微微蹙眉:“犯错么,早比迟好。”

“嗯。”

凉风习习,有清新的香味溢了进来。分不清是金银花还是他身上的味道。

她渐渐有些想睡了,喃喃着说:“戚勉的事,我其实有些失望。”

“嗯?”他稍稍低了低头,她的鼻息暖暖的轻轻的,从他脖子上喷进胸膛,很痒。一低头一睁眼,便看见她慵懒而白皙的睡颜,歪在他肩头。

她小小的软软的身体紧紧挨着他,他的心跳似乎有些不在节拍。

静静凝视她半晌,他终于安然阖上眼。

她阖着眼:“即使有金钱交易,即使有保密协定,他还是不相信我。人要相信一个人,怎么就这么难?”

“你虽说不全信委托人的话,但你其实偏向于相信他们,是吗?”

“是,我太感情用事了,应该吃一堑长一智。”她咬咬唇,往他身边靠了靠。

摇椅慢慢摇,耳畔还有他有力的心跳声,甄意内心安逸而宁静:还好她相信他,还好他值得她信任。

比起不被人信任,她以为,没有可信任的人,更可悲。

他闭着眼睛在她身旁安睡,却似乎感应到她的想法,缓缓地唤她:“甄意。”

“嗯?”

“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到,我很抱歉。”

“嗯。”

世界安安静静的,风在树梢,阳光很好。

他说:“感谢你那样信任我。”

那样可托付生命般的信任,何其珍贵。

“不用谢。”她闭着眼睛,蜷缩在他怀里,眼角有泪花,唇角有微笑。

摇椅仍在轻轻地摇,这样相拥睡去,多好。

能和他一起睡觉,她心里,一世安宁。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xs.com)亲爱的弗洛伊德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

猜你喜欢: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男友是私家侦探游戏,在线直播罪恶无形尖齿破云天命新娘魔鬼手册[无限]光暗之匣诡婳之说无限时空副本枭起青壤深度罪恶超感应假说请魅惑这个NPC被迫成名的小说家亲爱的弗洛伊德青行灯天师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总管原名格蕾丝我体内有一只厉鬼[直播]犯罪心理凶案背后凶案现场直播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国色芳华全文阅读四爷的心尖宠妃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妾无良全文阅读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错撩全文阅读当女配拿了男主剧本[穿书]全文阅读撩拨[娱乐圈]全文阅读榜下捉婿全文阅读大讼师全文阅读公爵全文阅读在你的世界我称霸全文阅读重生之配角翻身全文阅读仙妻攻略全文阅读快穿之我快死了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全文阅读乖,大神别闹![电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怪物被杀就会死田园神豪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全球进入数据化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罪恶不赦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极道武学修改器低调为王王者青道神捕大人又打脸了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屑王之子网王:最强老师穿成八零异能女九品仙路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柯学捡尸人大月谣求生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无限列车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医妃惊世颤栗高空冥王殿惊天剑帝从木叶开始逃亡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移动版 - 阅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