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101章

尹铎没有再对甄意提问,而是传唤了一位目击证人,那位苏姓证人表明,那天早上,她走到楼下,听到头顶有女人的惊呼声,抬头一看,就见甄意把淮如推下了楼。

尹铎拿着淮如的照片给她看:“这是坠楼的那个人吗?”

证人苏小姐为难:“不知道,她摔下来的样子太惨了,我没敢看。”

这样的反应很真实。

尹铎又指了指被告席后面的甄意:“推人下楼的,是坐在证人席上的那位小姐吗?”

苏小姐点头:“是。”

“13楼高,你看得清楚?”

“我看到她的头发很长,穿着一个白色的短袖T恤。那天很冷,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屋子里住的人。”

尹铎问完,呈上了甄意公寓楼道里的监控,说:

“死者坠楼是在上午6:05分左右。监控视频显示,被告于上午6:06:38秒从自己的家里跑出来。”

视频停住,

“从这里可以看出,被告当天穿着短袖T恤,休闲裤,而且没有穿鞋。”

这个装扮和证人描述的相吻合。

尹铎转身看向甄意:“同样,多处路段监控显示,被告以上段视频中出现的装扮,在街上四处游走。我认为这个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失控。且持续时间长,非常危险。”

法庭的投影仪上出现了数段画面:甄意乱糟糟的,赤着脚在路中央跑,一会儿在这个监控视频下,一会儿又在那个路口。

她一身薄衣在大冷天里惊慌失措,这场景太直观,太冲击人心,旁听席上的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毕竟,法庭上镇定自若的甄意,和视频里那个张皇逃窜的人,差别太大了。都在想,原来这就是人格分裂啊。

尽管议论声起,甄意脸上仍波澜不起。

尹铎的问题问完了,法警打开证人席位上的门。甄意走出来,到了辩护人席位上,很轻地对法官和陪审团成员颔了一下首。

随后,她缓步走到法庭助理面前,礼貌地说:“刚才尹铎检控官播放的道路视频,我需要借用一下。”

法庭助理于是重新播放了一遍,甄意盯着视频上好几段录像,对助理下指令:“播放,停,播放,切换,停……”

法庭里只有她清淡平和的声音,陪审员和旁听者全认真看着,不知道这样播放和之前尹监控官的播放有什么不同。

几番下来,尹铎发现,她喊停的地方,都是在道路上,她和陌生人有交集的地方。他隐隐感觉到什么了,果然,

甄意回头,看着众人,道:

“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车撞倒,司机下车来骂我;我跑过巷子的时候,有个妇女上来揪扯着我,也在骂我;……还有很多很多,可我的反应是什么?”

众人默然。

“我没有和任何人争辩,也没有主动和他们有身体接触,我在躲避他们。”

她说完,冲尹铎微微一笑,

“非常感谢尹检控官提供这几段视频,证明我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

好一次借力打力!

尹铎甚至连提出“反对”都没有理由。

甄意优雅地对法庭助理颔首:“谢谢。”

同时,她心里微微庆幸,她冲进精神病院要杀厉佑的事,言格帮她隐瞒得很好。

做完这些,甄意看向证人苏小姐:

“那天你看见被告,也就是我,从阳台上把死者推下楼了?”

她的态度非常随和,所以苏小姐并不觉得紧张,答:“是的。”

“嗯。”甄意递给法庭助理一张图纸,让她放映在投影仪上,那是一张甄意家所在公寓楼的模型图。她的阳台和淮如的坠楼地点用大红色的圆圈圈了起来。

甄意问:“可以说一下,你听见死者的叫声并抬头的时候,你是站在哪个位置吗?”

她递给证人一支笔。

苏小姐走过去,在图纸上画了一个蓝色的箭头。那个位置离淮如的坠楼点有一段距离,是公寓楼的出口。

苏小姐返回证人席坐好后,甄意问:“请问你是刚走出公寓楼,还是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证人努力回想了一下:“走出来几步,不是很远。大概3,4米吧。”

甄意于是又拿出一张纸,是公寓楼的俯瞰图,依照着证人的描述,她在淮如的坠楼点,公寓楼出口,和证人所在位置三点之间画了一个三角形。

由于证人出门只走了3米左右,而甄意的阳台隔门口的垂直距离大概有20几米,俯瞰图便是个一条边很短另一条边很长的直角三角形。

甄意的阳台就在短边对应顶角的正上方。

公寓大门在左边,案发地在右边。

所有人都不明白她画这些图形是为什么时,甄意问了一个和图形毫不相关的问题:

“请问,你看见我推死者下楼时,是死者离你近,还是被告离你近?”

“死者离我近。”证人很肯定,“她在阳台的左边,离我近,被告在右边,离我远。”

甄意“哦”了一声,忽而冷不丁问了句:“你在这个角度,能看清楚是被告把死者推下楼吗?”

证人愣了几秒,有些生气:“为什么看不到?我没有撒谎。”

尹铎立刻起身:“反对。”

“反对有效。”

“我并没有说证人撒谎。”甄意心平气和地解释,又拿出一张照片,

“这是我根据你的口供,站在你描述的那个位置,抬头用相机拍摄案发阳台的画面。”

大家都看到,原本长方形的阳台因为角度和画面透视的关系变成了一个斜斜的小三角。

甄意指着那个小三角,以及她之前画出来的三维图形,

“你的位置离楼体太近,离阳台太远,且高度有13层。在这个角度,我认为死者坠楼那一瞬间,她的身体会挡住阳台上的被告人。这会导致出现视觉上的错觉,比如,被告探身去看死者,却被你误认为被告在推死者。”

法庭上一下子起了窃窃的议论声,视觉错位?!

这种事情在生活中并不少见,所以众人都是颇有心得的样子,连陪审员都觉得很有道理。

尹铎是服气的,越是生活中的小常识,越不容易被人发现,她居然想到了。

证人愣愣的,甄意给她台阶下,善解人意地安抚:“你并没有撒谎,也没有做伪证,只不过在错位的状态下,误解了,以为被告把死者推下楼。”

证人闷头不语,过了几秒,觉得难为情,不肯相信她出庭作证居然是看走眼。她抬起头,坚定道:“不是错位,我就是看见了。”

甄意微微挑了眉,既然她如此咬定,她也就不需要对她客气。况且,证人没看清,也不能证明她没杀人。

这场官司的微妙之处就在于,如果是打谋杀,打到这一步,攻破证人证词,也就算功德圆满。可如今,她有精神病是事实,她就必须尽力洗脱自己的嫌疑。

自证无罪。

这也是媒体记者们打了鸡血的看点。

她缓缓敛去脸上随和的神色,从证物袋子里抽出了三张法证人员拍摄的照片。

语气平静,带了点冷冽:

“第一张是阳台左边栏杆上的刮痕和血迹,可以证明死者淮如的确是从阳台左边的栏杆上翻身坠落的;

第二张是阳台地面的图片。阳台上的花盆砸碎了,碎屑和泥土全撒到地板上,很不凑巧,刚好把死者坠落前站的位置包围起来。

而被告除了在右边边缘留下一个脚趾印外,现场法证人员鉴定得出,这一整片泥土和碎屑几乎是完好无损的,即使是外围的小渣滓,也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请问,被告是怎么飞过去,在不破坏花盆砸落的自然痕迹下,把死者推下楼,又飞回来的?”

无数目光寂静地集中在证人身上,证人蹙眉反驳:“是推人下楼后再打破花盆也说不定。”

甄意凉凉一笑,大拇指一拧,第三张照片从背后显现出来:

“不巧的是,死者的鞋子在泥土痕迹的左边边缘留下半枚鞋印,证明花盆的确在她坠楼前就打碎了。”

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知道这种“自证无罪”式官司会很难打,可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这样的滴水不漏,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她?

甄意握着那两张照片,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天知道她看到这些证物时的激动与感激,她没有杀人,即使是甄心的人格出现时,她也没有杀人!

她能压制住甄心!

证人愣住,哑口无言,羞得满面通红。

甄意也没有过多地斥责她。

她以往的风格以攻势凌厉,气场强大见长,可现在顶着个精神病人的“光环”,她还是要低调并克制一点为好。

她转身看向尹检控官:“我认为,这些证据足够证明我和淮如的死亡,没有关系。”

她列举的证据再明白不过了,此刻明明白白说出这句话,法庭上没人讶异,反都觉得理所当然。

甄意又请上了法证人员,拿出另外几分证据:

“照片中这个掉落在现场的药瓶是你发现的吗?”

“是。”

“里面装了什么?”

“挥发性的致幻剂。”

“上面只有死者淮如的指纹吗?”暗示是淮如自带的。

“是。”

“尸检报告显示,死者身体里有这种药剂?”

“对。”

“这种药剂会让人产生幻觉吗?”

“对。”

“可以让人自己跳楼吗?”

“是。”

法庭上起了细细的议论。

到这儿,问题应该是完了,可甄意又加了几个:

“是怎么进入死者身体的?”

“药剂挥发后,被死者过量吸入身体。”

“它是无色无味的吗?”刻意问。

“一开始是甜腻的,但会很快变得没有气味。”

“药品的挥发,会让在场者都吸入吧。”

“是。”

她停了一秒,接着,神不知鬼不觉地往自己身上拉优势,

“而被告人那天失控,惊慌失措地在大街上跑,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吸入了药物,而神智不清?”

“不排除这种可能。”

这话一落,四周热闹了一阵。

这不等于说,淮如死的那天,甄律师可能并没人格分裂?

甄意回身,眼见着尹铎要反对,抢在他之前对法官颔首:“我的问题问完了。”

很好。

淮如案,彻底解决。

中途休庭后,甄意再一次坐上了被告席。

这一次,话题转到了杨姿被杀案,

尹铎问:“被绑架之后,你的心情是什么?”

“害怕。”

“死者生前用各种极端的方式虐待了你?”

“是。”甄意尽量简短。

“能说一下,她是怎么虐待你的吗?”

甄意抬眸看他,有几秒没有作声。

尹铎在开庭前曾提出拿甄意受伤害的照片当证据,直观,惨烈,很有冲击力,容易让人认为她在那种情况下会产生杀人报复的心理。

但甄意一方提出抗议,认为那些照片属个人隐私,会对被告造成精神伤害,不允许控方拿出来做证据。但辩护方可以酌情考虑是否在庭上呈出,为自卫杀人做证据。

法官同意了。

所以,尹铎只能在口头上询问当时发生的情况。

甄意声音并不大,在法庭上却格外清晰,很简略:“烟头,刀割,窒息,还有……鞭打。”

安静。

“这种虐待持续了多久?”

“……三天。”

很安静。

“距事发已经过去45天了,你恢复过来了吗?”

“差不多快好了。”

“这是身体,心理上的伤呢?”尹铎果然是个善于问问题的人。

甄意微微眯眼:“我一直在看心理医生,而且我有心理咨询师提供的康复诊断书。”

她看一眼自己的律师团,一位律师呈上了诊断书做证据。

这一问没能挖到可乘之机,反而给对方好处了。尹铎思虑半刻,问:“过了45天,身体上的伤也不过是‘差不多快好了’,这么说,你被虐待后,伤得非常严重。”

“……是。”

“在当时,有想杀掉施虐者杨姿的心情吗?”

甄意毫不考虑,坚定道:“没有。”

“没有?”尹铎探寻,“在受到那种虐待后,你也没有想杀她?”

“没有。”甄意比他更肯定,更有条有理地揪出他的心思,给予反驳,“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推断说,人在受了伤害的情况下就一定会去想报复杀人。但我认为这两者之间只有你的主观臆断,没有客观联系。这是因人而异的。”

一番话,把刚才尹铎营造的嫌疑氛围全部打碎。

说完,她诚恳道:

“而且那时候,我很虚弱,没有力气,我只是在盼望,警察什么时候会来救我,能不能快一点。”

这话轻轻的一出口,在座之人竟莫名地动容了。

可高手过招……尹铎沉默半秒,也很快打破了这种气氛:

“后来司瑰警官被抓了,对吗?”

“对。”

“她是你最好的朋友,是吗?”

“是。”

“她由于近期身体不佳,且案发时她中了迷药记忆不清,而无法出庭作证。只录了口供,能请你描述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受了伤?”

“杨姿一枪打中了她的胸口。”

“在那一刻,你以为她死了吗?”尹铎问。

“……是。”

“在这种刺激下,你会想杀了杨姿吗?”

“我没有。”她语气肯定,很诚实的样子。

尹铎盯她半秒,换了个说法,

“在这种刺激下,你的另一个人格出现了吗?”

甄意沉默,四周也是沉默。

“请问,当时你的另一个人格出现了吗?”

“……是。”

一下子,满场哗然。

甄意道:“但她并没有杀……”

尹铎直接打断:“杨姿的尸体上,她的腹部也有枪伤,是你打的吗?”

“不是。是淮生。”

“杨姿胸口的刀伤是致命伤,所以先有腹部的开枪,对吗?”

“对。”

“杨姿的腹部流了很多血,法医估计,她是在中枪57分钟左右再受的致命伤。现场的血迹表明,她坐在地上往后滑,在躲避。当时的情况是这样吗?”

“是。”证据确凿,无法反驳。

甄意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却无法阻挡。

“也就是说,杨姿在已经受重伤,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人往胸口刺入了一刀。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有正在施加伤害或虐待的行为,而杀她的那个人的行为,无法构成自卫,更谈不上合法杀人!”

一段话再次打破了自卫的可能性。

又是一片哗然,甄意还要说什么,尹铎转身对法官致意,手起刀落地结束:

“我的问题问完了。”

甄意的话于是才一开始就淹没在了人声里,没人听到。

法官敲了一下法槌:

“肃静!”

甄意垂下眼睛,不慌不忙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情绪。

很快,她就看见淮生作为证人登场了。他目前也在接受调查,但公众得知的只不过是:他是一个绑架犯。

据外界所知,他和杨姿一起绑架了甄意,杨姿和甄意积怨已深,施加虐待,而甄意涉嫌杀了杨姿。

至于淮生,除去绑架,和给了杨姿一处非致命枪伤,他并没有参与虐待,也没有杀人。

而其他非外界人士知晓的事情,则无迹可寻了。

待淮生坐上证人席,尹铎干净利落地发问:

“你在这次案件角色里的作用是什么?”

“和杨姿一起,是绑架犯。”

“你有没有参与对甄意的虐待?”

“没有。”

“杨姿虐待甄意的过程,你在场吗?”

“不在。”

“你是什么时候回到囚禁地的?”

“第三天。”淮生的回答都很短,看上去异常的平静,不慌也不忙。

“司瑰警官是你抓去的吗?”

“对。”

旁听席上,言格微微敛了一下眼瞳。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吓唬甄律师,说要把她扔下楼,司瑰警官过来抱着她不放手,我让杨姿把她拉开,没想到杨姿朝她开枪了。”

尹铎转过去问甄意:“他说的是真的吗?”

甄意点了一下头,可脑子里浮现出了当时的场景,那之后……不对,好像有一句话不太对,可她想不起来了。

尹铎继续问淮生:“司瑰警官中枪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淮生扭头看了甄意一眼,说:“甄律师尖叫起来,扑到司瑰警官面前哭喊,等司瑰警官闭上眼睛之后,甄律师突然就变了一个人。”

“怎么变?”

“她站起来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她发着高烧,身上全都是血,我拖她的时候,她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根本站不起来。”

“你的意思是……她的另一个人格出现了?”

甄意静默地听着,连提出“反对”的心思都没有,她心里坦然极了。

淮生沉吟半刻,答:“是。”

全场又是一阵哗然。

尹铎问:“描述一下当时她的样子。”

“那种眼神和表情很陌生,很可怕,像一只女鬼。嘴里一直念着‘杀了她,杀了她’,然后就往杨姿的方向走过去了。”

“中途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有。”

“什么事?”

“她突然倒在地上,又变成甄律师的声音,哭喊着说‘不要杀她’,随即又变成另一个人。她就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倒下,在两者之间换来换去。就像电视里的一人分饰两角,只不过切换得非常快,很可怕。”

法庭上幽幽静静的,像是有阴风吹过,众人都觉得毛骨悚然不可思议,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往甄意身上投。

可她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样子。这样的对比更叫人觉得可怖。

淮生说的是实话。

这也是尹铎在庭审前对证词时,套出来的话。

淮生原本隐瞒了中途有甄意出现的情节,但尹铎从现场的脚印和血迹看出“甄心”摔倒过好几次,这样的细节,他知道甄意肯定不会放过。

与其被对手揪住痛处打弱点,不如直接挑明。

况且,这样的描述无疑会影响陪审员,一具身体里,两个灵魂在斗争转换,想想都觉得恐怖。

尹铎继续:“最后呢?”

“最后甄律师消失了,只有甄心。”

“她做了什么?”

“她拿着刀,刺进了杨姿的心脏。”

“然后?”

“她晕倒了。醒来之后,就一直是甄心的样子。身体上很多伤,但精神非常冷酷。”

“好。”尹铎说着,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甄意案发当天穿的衣服,脏兮兮的,虽然被雨水冲去了血渍,可经过法证人员处理后,衣服上闪了荧光,不太容易看清的血迹显现了出来。

尹铎道:

“这是被告甄意在案发当天穿的衣服,除了她自己的血迹外,法证人员还提取到与杨姿的心脏处等高的喷溅型血迹,经过化验,的确是死者杨姿的血迹。”

喷溅型血迹是找凶手的关键。

“此外,这是杨姿胸口的刀,从刀柄上提取到了被告甄意的数枚指纹。”

他面对众人,沉稳道:

“由此可以充分证明,被告在受刺激的情况下,人格分裂,杀死了当时对她已不能造成危害的杨姿。

她的精神疾病很严重,会随时失控。”

面对着凿凿的证人证言和证据,法庭上起了轩然大波。

这场官司,甄律师不可能翻身了。她就是杀死杨姿的凶手,这样的铁证如山,她还能怎么辩驳?

至始至终,甄意都没有提出反对,任凭法庭上一次一次出现纷纷议论,任凭众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异样。

不久,尹铎对淮生的提问完毕。

甄意再次回到辩护人席位上。面向淮生,四目相对,都是格外平静却暗流涌动。

尹铎之前问过的问题,甄意没有问。她知道,很大一部分问题,淮生都没有说谎。

唯独是“甄心”杀人的那块。

甄意问:“你看见被告的另一个人格甄心,把刀刺进了死者的胸口?”

“是。”

“怎么刺的?”

淮生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想了想,问:“什么意思?”

甄意于是一连串的细化下来:“被告是跪着还是站着,用的左手还是右手,捅下去的时候是从上往下,还是从下往上。”

这个问题淮生只能如实回答,因为法医检查过尸体,什么信息都有,撒谎无益。

“当时杨姿站起来了,摸着墙壁往后躲。被告是站着的,用的右手,从上往下,稍微往右边倾斜,刺进了杨姿的心脏。”

“很好,你说的是真话。”甄意道,“和法医给出的伤口描述一模一样。没有撒谎。”

淮生不明白她这突如其来表扬的语气是为了什么。

围观的众人更不明白,也更好奇。这种情况,甄律师还能翻盘吗?

她幽幽地看他几秒,表扬完了,也不给出任何引申问题,话锋一转,问了句完全不相关的:“杨姿虐待被告的时候,你一直不在场?”

“是。”淮生说的实话。

“你只在最后一天出现?”

“是。”

淮生不经意微微蹙眉,揣度甄意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被告在她的供词里说,你对她没有造成伤害,只在刚来的时候,拖着她吓唬她让她跳楼?”

“是。”

“所以,除了那个时候,你一直没有碰过被告?”

淮生拧眉,察觉到甄意的问题肯定有陷阱,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怎么回事。终究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没有碰过。”

甄意再次问了一遍:“你只在拖被告过去的时候,碰过她的肩膀一次?”

“……是。”

“你能演示一下吗?”甄意让助手拿上来一个白色的枕头人偶,淮生脸色微白。

尹铎抗议:“反对,无关问题!”

法官道:“辩护人,请陈述必要性。”

甄意不卑不亢道:“我对警方的有一项证据有疑意,需要借此证明。但为了确保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我现在无法说出是哪项证据。”

法官点头:“反对无效,请继续。”

听了甄意对法官的话,淮生更加知道不对劲了,一定有套子,可他怎么也想不出来,他做事根本就没有纰漏啊。

尽管心情忐忑狐疑,他还是示范了一遍:他站在人偶的头这边,抓起它的胳膊,往一边拖,拖到目的地后,蹲下来,在人偶的身边,一只手摁它的脖子。

示范完后,甄意问:“你确定?”

“确定。”

“请你再示范一遍。”

淮生一路都在思考,最终认定她在装神弄鬼,又按照原来的样子示范了一遍。

坐回证人席后,甄意机械式地重复问:“你确定没有再碰过死者,也没有和死者有过肢体接触?”

“……是。”淮生心里再度不安。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甄意在搞什么鬼。

直到甄意拿出一张照片,是淮生的衣服。

淮生一下子明白了,脸色骤然惨白。

那天在九江大桥被捕后,淮生的衣服被拿去当证物了。

投影仪上,他的衣服看上去比之前甄意的干净,由于那天的雨水冲刷,更干净了。

可甄意很快放上去一份资料纸,这一次,那件衣服上用荧光标出了血迹。

甄意指着那件衣服:“法证人员的鉴定结果显示,你案发当天穿的衣服上面有按压型血迹,意思就是在力量的作用下,蹭上去沾上去的。经过化验,那些血迹都是被告的。

更不巧的是……”

甄意停了一下,示意法庭助理往投影仪上塞去另一张纸,这是一份黑白色的模糊过的甄意受伤当天背后的伤痕图。

所有人都看到,有几条大伤痕,和淮生衣服胸口的血痕出乎意料地吻合。法庭助理把两张透明纸一盖……重叠起来了。

“淮生,你在什么时候贴近过被告,也就是我,的背后吗?”甄意神情漠然地问,

“我想一下,会不会是,你在我昏迷的时候,抱着我,拿我的手握住刀,你又握住我的手,把刀刺进了杨姿的胸口!”

此话一出,满座震惊。

如山的铁证也有被推翻的可能?奇迹?

这……究竟是真实,还是说甄律师想象力太丰富了?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庭上的两人,大气不敢出。

面对瞬间陡转的局势,淮生并没有失控,只是眯起了眼睛,折服:果然她问的问题,没有一个是浪费的!

他一字一句,稳稳道:“我没有,是你杀了她!”

“甄意,是你杀了杨姿!”

两人四目相对,无声地较量着。

而所有人屏着气息,一瞬不眨地盯着听中央的他们。男人坐着,面色无波而镇定;女人站着,背脊笔直而不屈。

一秒接一秒的沉默里,甄意平静到了极点,可无声中隐隐带着势沉如山的力量,掷地有声道:

“不,我不可能杀她。”

“淮生,那天的我,不可能杀得了她!”

她面无表情,高跟鞋走在宛如空旷的法庭上,踏上台阶,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很轻地往投影仪上一放。

近百人的室内,纸张摔在玻璃上的声音竟清晰可闻。

而投影屏幕上出现的画面,叫陪审团,旁听席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一阵阵地倒抽冷气。

这不可能!

这样逆转取胜的官司,怎么可能?

图像上是X扫描的一只断裂的右手手骨。

诊断书上医生的字迹很清晰,甄意脸上不起波澜,一个字一个字,淡淡地念出来:

“掌骨ⅡⅢ骨折,月骨小舟骨粉碎,手指肌腱断裂……

获救那天诊断为旧伤。这只手的主人在受到虐待的时候,挣扎过猛,这只手废了,不可能抓握得了任何东西。握刀杀人,是不可能的。”

满座的法庭上一片死寂,静得像只有她一人,微昂着头,从容,淡然。所有的伤痛都和她无关。

淮生很久都没有说话,想起那天甄心倒水拿枪开车门都是用的左手……

他并不像淮如,被拆穿后会跳脚疯狂,他和甄意一样静得出奇,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甄律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淮生从容道:“我依旧认为,甄心就是你自己。她想害人,想杀人,这就是你自己的阴暗面。她的负面情绪是从你这里吸收的。她所有阴森的怨毒的想法,其实就是你潜意识里的想法。你想杀人,她才会想杀人,你想发疯,她才会发疯。你根本控制不了她,因为你根本控制不了你自己的恶念。”

他像是过招的高手,不迫地一笑:“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甄意这些天一直在想。

她知道,这也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即使她今天证明了自己没有杀人,陪审团们,旁听者们也会想知道,这个人真的就不危险了吗?

她没有立刻回答淮生的问题,而是从证据袋子里再次抽出了几张照片,她盯着看了一会儿,表情静如止水,递给助理呈上去。

“这是警察们把我送入医院时拍摄到的照片。这是医院的诊断报告,高烧409℃,皮肤大面积创……”

投影仪上的图像出来,人群中一片惊恐的哗然,甚至有人抑制不住地尖叫起来。

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叫所有人心惊胆战,这绝对是恶魔所为!

怎么会有人被折磨成这样?

而那个人居然熬了过来,此刻完好无损地站在他们面前,面容消瘦,苍白,却平淡如水。还能如此从容不迫,思维缜密地试图逆转这个不可能取胜的官司。

法庭上一片喧嚣,她却风淡云轻,等议论声渐小了,她说:

“我列举这些证据,并不是为了让你们认为,我有杀掉杨姿的理由。”

她让人把那张看了会做噩梦的照片撤下来,换了另一张,

“这是当天看押人质的一位绑架犯,他肩上的枪伤是我打的。

在你们刚才看到的那种情况下,我受了那么重的伤,却坚持着,伪装成另一个人格,救出了人质。而且我并没有给绑架犯以致命的一枪,并没有危及他的生命,虽然我很清楚,就算当时我杀了他,也会是合法杀人。”

“我列举这些证据,是为了向你们证明,即使在生命受到极端威胁的情况下,我也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杀人。”

“你们会像淮生那样质疑,说我的另一个人格就是我自己,是我自己的阴暗面,是我潜意识里的腐败和坏思想。这种理论,我不知道对不对,你们没有证据可以支撑,而我也没有证据可以反驳。

但我认为,这就是人生的苦痛和选择,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的问题。”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语气依然平静无波,眼中却浮现出了一丝泪雾,

“我认识一个模特,她遭人轮奸,她一度想亲手杀了那群人,可她最终选择去走法律程序;我认识一个演员,她精神病发杀了人,可以打官司免除罪罚,她却说杀人偿命,跳了楼;

我认识一个女商人,她憎恨嫉妒自己的妹妹,想毁了她,却最终决定还是拯救她;我认识一个外科医生,她受人威胁,一度想听命,神不知鬼不觉地治死一个病人,但她最终拒绝;

我还认识一个警察,她得知自己的爱人是罪犯,她有了他的孩子,她想包庇他,想和他远走高飞,可她最终选择遵从正义把那个人缉拿归案……

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有时候,你觉得老板开除你,断了你的经济来源,你想炸了公司;有时候,她觉得男朋友劈腿辜负了多年的感情,想约他出来杀了他;

可更多的时候,你不会这样做,她不会这样做,我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活着。”

一世界的安静里,她吸了吸鼻子,手指轻轻抹去脸上的泪水,平缓地说道:

“活着,真是这世上最不容易的事,可我们都在努力。

活着会很累,很苦,很痛,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总是有摩擦,有无法纾解的矛盾,有些时候,我们会恨不得想杀人,想报复。可我们不会这么做。

因为我们能正视自己的阴暗,知道这是生命里必然要经受的痛苦和挣扎。我们能在挣扎后,让自己选择正确的路。

更因为,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纯粹的圣者,有的不过是,在同内心的黑暗斗争后,能保守本心的人。”

很朴实而不加修饰的一段话,叫法庭内外都没了声音,有人眼中含了泪,却不知为何。

“所以……”甄意深吸一口气,昂起头颅,泛着泪光道,

“被告人甄意并没有杀害淮如和杨姿,虽然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但请陪审团相信,她会在医生的帮助下,渐渐得到控制。

请你们相信,她会好好活着,她会保守她的本心。

也请……

驳回控方‘囚禁入精神病监狱’的判定。”

天地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那样一个消瘦的人儿,却仿佛有一根压不弯的脊梁。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xs.com)亲爱的弗洛伊德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

猜你喜欢: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无限时空副本超感应假说天师凶案背后侦情档案罪恶不赦侦情档案二犯罪心理凶案调查魔鬼手册[无限]请魅惑这个NPC诡婳之说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我体内有一只厉鬼[直播]被迫成名的小说家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男友是私家侦探蛊毒我的鬼神郎君不可名状的城镇青行灯总管原名格蕾丝天地无用罪恶无形游戏,在线直播
完本推荐: 重生十七岁那年夏天全文阅读合法同居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一本正经修仙全文阅读错撩全文阅读悍将全文阅读完美隐婚全文阅读男配有毒![穿书]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汰!军训教官是我前男友![星际]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怀了男主叔祖父的崽[星际]全文阅读娇嗔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天问全文阅读梦回大明春全文阅读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我家成了妖怪收容所全文阅读三十九度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医妃惊世有请小师叔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团宠妹妹六岁半二婚必须嫁太子大数据修仙妖女哪里逃极限伏天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朕又不想当皇帝都市极品医神基因大时代神话版三国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大宋清欢最强小农民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逆天神医妃冥王殿诸天最强大佬旧日之箓从木叶开始逃亡无限列车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阅小说网移动版 - 阅小说网手机站